老矿诡事苏涛老侯全文 春天能通过什么方式感受到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95浏览

老矿诡事苏涛老侯全文 春天能通过什么方式感受到

主角苏涛,老侯老矿诡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悬疑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大学毕业那年,我去了一个小煤窑上当了更夫,从此诡异的事情就接连不断。 滴血的青砖,瞎眼的男人,午夜从地下传来的女声,能够嗅到鬼味的獒串子,还有一座位于荒山之中的老矿……让我给你们说说那些年我在矿上当更夫时遇到的诡事。 精彩章节回到院子里,我直接冲着狗笼子去了,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丽丽为啥不叫。 丽丽则是是瞪着一双黄褐色的眼睛盯着我的身后,低声呼噜着,已经恢复了凶悍。

"妈的!"我低声骂了一句,已经不敢再像白天那样回头看了,闷着头就回了屋子里,裹上了被子。 肝颤着好不容易睡着了,丽丽狂吠的叫声却把我吵醒了。

"改叫的时候不叫,不该叫的时候叫!"我骂了一句,天色这个时候已经是蒙蒙亮了,我看了一下手机,四点五十了,应该是辉哥来接工人交接班了。

出门看了一眼,那辆破东风正在交接,辉哥坐在驾驶室里冲我摆手,后车厢上站着一名名黑煤球一样的工人。

我走上前去,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辉哥,那个小二楼里的瞎子是怎么回事?""哦,那是王立新的儿子,不知道是得的啥病,反正是眼睛突然不行了,去了好多医院也不好!"辉哥抽了一口烟,瞥了我一眼问道:"咋了,你昨天看到他了!""我半夜去仓里送小的,发现他在山上上坟烧纸!"我回了一句,只是我发现在我说出这一句话的瞬间,本来吵吵闹闹的工人瞬间安静了,辉哥的眼睛更是一缩,好似在惧怕着什么。

"没事,没事!"下一刻,辉哥恢复了正常,对着我摆了摆手道:"那孩子现在才二十,兴许是瞎了郁闷去山上胡闹的!""恩,肯定的!""对对,是这样!"车上的工人也都附和着,但是明显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 "都上车了吧,走了!"我还想问些什么,辉哥这个时候却把嘴上的烟顺着车窗扔了出去,发动了汽车,准备要走了。 "那我回去了!"我无奈的说了一句,转身回了院子,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东西,不然辉哥和那些工人的表情不会那么难看。 七点,矿长老侯准时来了,按照规矩,问了问我昨晚上矿下的事情。 我想了想,还是把那个瞎子的事情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老侯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还要大。 "你说啥,那个瞎子昨晚上又去山上上坟烧纸了?"老侯侧着头,那双浑浊的老眼中满是惊诧,大声的问着。 "是!"我点了点头回道、"不行,今天收工,不能干了!"老侯抹了抹手,没有任何犹豫便定下了今天收工。

"喂喂,下面出事了,王小子掉下去了,被埋在煤里了,快来人,快来人!"就在这时,对讲机响了,里面传出了工人有些惊慌的叫声。 "快走!"老侯叫了我一声,我俩就向着入口跑去。 进入煤仓的时候,开绞车的老李正在煤堆里疯狂的扒着煤,只露着一个脑袋在外面的王小子正痛苦的嚎叫着,"下面有人拉我腿,快救我,快救我!"老侯眼睛一缩,上前去一把在王小子的眉心划了一下,鲜血顿时顺着那张黑漆漆的脸流了下来。

奇怪的是,王小子的嚎叫的声音突然小了点,情绪也稳定了下来,只是哭着道:"叔,快救我!""别慌!"老侯低吼了一声,拿起一把铁锹顺着煤堆的方向斜着挖,王小子的半个身子很快就露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王小子终于从煤堆里爬了上来,只是那张被煤灰染得漆黑的脸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盯着煤仓看了一眼,里面基本上已经堆满了煤,如此实成的煤堆想要陷进去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是埋进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侯给王小子点了一根烟,沉声问道。

"叔,刚刚绞车拉上来一车煤,我正卸着呢,不知道谁拉了一下我的脚,我一下子就栽倒煤堆里去了!"王小子说到这,一口气吸进了将近半支烟,脸上依旧有着一抹浓浓的惊慌。 "别急,慢慢说!"老侯一边安慰着王小子,一边装作不经意似得扫了一眼下面那漆黑的煤堆。 "我想爬出来,只是却怎么也爬不出来,还有一双手死死的拽着我的脚脖子,想把我脱下去!"王小子再次吸了一口烟,掐着烟的手更是不停的颤抖着。 顿了顿,他的眼神飘忽着,惊恐的道:"叔,你知道吗,那双手好凉,我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只能慢慢的陷进去,陷进去!""恩,小子你先回家歇几天,工资照开!"老侯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王小子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也抹了一把他被划破的眉心。 "恩!"王小子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 "老李,你通知井下,赶紧上来,今天休班了,哪天开工了会通知你们!"老侯冷静的发着命令。 我这个时候却死死的盯着王小子的脚脖子看,即便是漆黑的煤灰也不能掩去那里两片乌青的痕迹,他确实是被拖下煤堆里的。 我再次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响起了那道拖长的女声,还有昨天在煤仓里看见的那一双漆黑的手。 "你和小子上去,被在这里呆着了!"老侯这个时候推了推我,沉声道。

我没有动,只是死死的盯着王小子身后的煤堆看,那里好像是有什么正在缓缓的拱起,我再次紧张了起来。

"苏涛,你怎么了?"老侯紧张的摇晃了我一下,将我向后拉了拉。 "有东西要出来,有东西要出来!"我终于回过了神,颤抖着指着那个正在拱起的煤堆,只是让我惊诧的是,那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王小子听到我的话,更是一下子跳到了我的身后,他已经成吓破了胆子。 "别瞎说,那里啥也没有!"老侯快速的扫了一眼那里,迅速的打断了我的话,再次推了推我和王小子道:"你俩赶紧上去!""恩恩!"王小子最先点头,起身就像外面走去。 我紧随着王小子,心中也是一阵紧张,老侯似乎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他不会如此紧张,也不会让矿下的工人都上来。 要知道这虽然是一个小煤矿,一天下来的纯利润也有一万左右,停工一天就是损失一天。

吱嘎一声轻响打断了我的思绪,王小子已经顺着铁梯子爬了上去。

我紧跟着他,也快速的向上爬去,见到阳光,心里的那抹不安终于消退了不少。

只是刚刚爬上去,我再次愣住了,在那个二层小楼的院墙上,那个瞎子正站在那盯着哦我们的方向看。 "涛,涛哥!瞎子,瞎子!"王小子颤抖着手指着院墙上的瞎子,不住的拉着我。

"你知道些什么?"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涛哥,庄上的人都说瞎子能够看见人眼看不见的东西,他盯着谁看谁就准出事!"王小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你说我是不是还会出事啊,我才二十三,我不想死!"王小子大哭了起来,身子更是不住的颤抖着。

"闭嘴!"我大吼了一声,拉着他就向着那个二层小楼走去,妈的我一定要去问个明白,这个瞎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去,别去!"王小子挣了两下突然用力,撒腿便顺着上山的那条小路跑去,顺眼睛便消失在玉米地里。 "他妈的,王小子,王小子!"我更加气愤了,大声的叫着,只是没有一丝应答。

憋着一股气,我抬腿就向着还在院墙上看着我的那个瞎子走去,今天不弄个明白,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