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美丽白姐 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10浏览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美丽白姐 下

范伟说:”我同朋友一起想开个网吧,但是执照一沪“网吧?真有你的,现杏政府下令勇J‘整网吧,你还想开?”白姐说范伟把池的健康网吧的想法同她讲了,她听了不住的点头。 “好注意,这确实是个好法意。

”白姐说。 “所以我想办个执照啊b”范伟说。 “执照简单,可是还勇孩府部门,文化部门,还有卫生部门都放行才可以b”白姐说。

附罕有那么麻烦吗?”范伟问。 “当然有了,放心,这事情我帮你想办法b”白姐大义凛然的说那太谢谢白姐了。 不去‘置什么时饭双可以弄好呢?我们的房干已经找好了,机器也正在联络b”范伟说。 “政府部门的话你舅舅有个挂贾的同事,和我也认识这应该可以通过,至于文化就麻烦点了,文化局的局长是个老顽固,总是和我们对着来,但是没有办法,他有后台。 ”白姐说。 附?”听了这些范伟的高兴劲立刻少了一丰“先别啊,那个挂辛的不是在教育部门吗?可能同文化有点关系,你可以叫你舅舅找找她。 ”白姐一不冷不热的说,看的出来她好像对辛阿姚不是很喜欢的样干。 “如果文化那里弄好的话两个星期内就可以办好。

”附?太好了”范伟兴奋的艳着白姐,然后在她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其实范伟也是趁机占便宜“演小子b”白姐没有生气,笑味咪的摇了攘脸上的口水。 “白姐,等一下下班我请你去吃饭。

”范伟说。

“好啊,反正下午有时间。 不要赖帐啊。 ”白姐说。 “一定。

那我十一点的时饭双过来找你b”范伟说。

“好b”就这科范伟走出了白姐的办公室,没有想到这么顺利,范伟也知道这些都是看他舅舅的面子对了,范伟忽然想赶来了,还勇问他办事情呢,于是跑到公用电话那里给舅舅打了个电话。

范伟舅舅革然不是老顽周,但是叫说范伟的事情后,还是理怨范伟两句,但是没有队止,答应帮范伟问一下。

得到舅舅的允许后范伟当然高兴了,范伟突然对范他舅舅的过去有了兴超,虽然一赶生活了很多年了,但是范伟还是不了解池,看来勇从池那些朋友身上去找答案了范伟在外面胡乱的走了一圈,本来是想在哪里请白姐去吃饭的,可是也不去‘置白姐喜欢吃什么,范伟就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外面转了两个小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范伟又回到了白姐的办公室。 当范伟进去的时饭双她已经脱去了制服,换成了便报,外面穿上了一件红色的大衣,看上去就很暖活,也限艳丽,摘掉帽干的她把头发用手拢了拢,然后从桌干上把包拿了赶来“走吧。 ”白姐对范伟说范伟跟着白姐走出了公商的院子,白姐从口装里拿出了一把提匙“请我吃什么啊?”白姐笑着问“姐喜欢吃什么范伟就请什么。

”范伟说。

“呵呵,我看还是我请你吧,等你赚了钱在请我也不迟啊。

”白姐说完走到了一辆女士摩托的旁边,“会开吗?会就载着我。

”附?不会。 ”范伟说。 “真东西很简单,有空我较你,来上车吧b”白姐说完自己跨了上去范伟坐在她的后面,范伟才上去还没有坐稳,车就开动了,范伟的身体向道了下去,范伟立刻双手抓住了白姐的身体,等范伟缓过寸月来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怎么搞的,按杏了白姐的乳房上了她裁着头盔,看不到她是什么表情,范伟的手立刻楼杏了她的腰上。 摩托车在众多汽车之间穿行,走了几条街,范伟们到了一个类似咖啡屋的店,当范伟下了车后才发现这是一家牛排店。 这里的老板好像和白姐担热悉的样子,他把池们让到了里面的一个座位上,然后亲自过来招呼他们。 “小弟,吃几成热的?”白姐问“三成吧b”范伟胡乱说,以前根本没有吃过这东西。 “白局还是老样子吧。

”老板问。 是啊,拿点酒过来吧,今天天担冷的。 ”白姐说。

“好,梢等。 ”老板说完下去了。

“阿伟,你的酒置如柯啊。

”她问“不行,我沾酒就醉幸啊b”范伟说。 “那这你得向你舅舅学习了,他是有名的酒桶啊。

”白姐说。

一会两盘胃着热气的牛排就端了上来,范伟一看,白姐的那一盘是金黄色的,热气腾晦,而范伟的上面还带着血丝范伟拿起刀叉大口的吃起来,没有办法,谁叫范伟逞落呢。 “呵呵,俄坏了吧b”白姐看范伟的样子笑着说,她给范伟到了点酒,然后又给自己到了一杯。

“先千你杯吧b”白姐睛起了杯干,范伟也爷起了杯子,然后范伟一口气把酒喝了下去,没有想到白姐也是一口气喝了下去范伟感到肚子里好像有火在烧一样,立刻猛的吃了一大快牛排,白姐喝下去之后脸变的有点红,嘴唇则更加红润性感了他们就这科你来范伟往的把一瓶酒都喝光了,当他们离开牛排店的时候,范伟几乎都走不动了,白姐比范伟还隆,一出rl就吐了,不能喝还喝那么多。

白姐有点醉意的把范伟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进门她就倒在了地毯上,范伟掉扶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她的家不是很大,中等规模,看样子是一个人住,屋子打扫的特别整齐。 “阿一~阿伟,过来,陪表姐说说话b”白姐挣才‘着坐在沙发上双眼徽睁,样干特别的诱人范伟喝的不是很多,竟劝她喝了,在家上被风一吹,范伟已经差不多清醒了,只是头疼的厉害。 “姐,你休息一下吧。 ”范伟坐到她的身边“阿伟。 ”她忽然一把艳住范伟,然后开始哭了赶来,范伟艳着她的腰,然后枉枉的拍着她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阿伟一~你看姐一一好一一好看吗?”她忽然停止了哭泣“当然好看了,姐是个大美人。

”范伟说,手在她的背上枉枉的拍打着“长的好一~有什么用一一小说我还是没有男朋友b”她又哭了“没有关系,姐长的漂亮怎么可能没有人追呢b”范伟说。 “因为一一,她忽然挣脱了范伟的怀艳,然后站在沙发上,双手街拉着身上的衣报,根快衣眼就脱掉了,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

范伟看着她苗条的身体,尖提又不失丰满的乳房,沽白的皮肤,不由自主的伸手在她的艇上抚摩起来“姐的腿真美真性感。

”范伟说。

“阿伟一~你一~你喜吹姐吗?”她忽然跪在沙发上问范伟“当然了”范伟说。 “你编范伟一~你去‘置我那里一~那里的事情,你是在安慰范伟b”她哭着说,眼泪顺着红通通的脸流了下来,滑过粉颐落到了乳房中间,最终被皮眺吸收掉。 “没有啊,我根本不知道姐的什么问题。 ”范伟说。 “好一~你一~来我给你看b”她不奔‘置拿里来的力气,小说把范伟拉到了她的房间内,然后又把范伟推倒在床上,她站在范伟的面前,然后脱下了内裤,双腿叉开。

附?”范伟一看,大吃了一惊当范伟看见白姐双胆之间的神秘地带的时候,范伟呆住了。

看、一看见了吧,我就这么一个一、一一个日民~、男人见了后、一称、、都俊眼了一谁还载勇钱啊-、一呜呜、一”白姐说着坐在范伟的身上拍泣起来一个事业上取得了很大成就的女人却因为身体的原因而享受不到做女人的快乐,是谁的话都会哭白姐趋哭越厉害,最后抱着范伟的脖子滋肆的哭,眼泪弄湿了范伟的衣报范伟想劝也没有办法,只有随便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