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好汉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32浏览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好汉司礼监最新章节

大家吃粽子么?咸蛋黄肥肉粽,强烈推荐!……太仆寺不是寺,乃正规朝廷机构,从前属小九卿,是实权兼要害机构,概因该衙门不但负责皇帝的车马,更负责天下马政,名符其实的弼马温。 本朝,太仆寺仍掌马政,却隶属兵部,又有南北之分。

北太仆位于京师,南太仆则位于滁州,肃宁境内的马厂是宣德年间留下来的,与这马厂一起的是马户制度。

到如今,马户早名存实亡,各地保留下来的马厂也屈指可数。 马厂,是飞地。 行政上不归地方,而直隶太仆寺下辖典牧署管辖,类似后世的国营农场,区别在于不种地而养马。

因飞地的缘故,马厂拥有独立于肃宁地方的一套体系,在马厂的地盘上,一切由厂长说了算。 厂长不是官,而是吏——有品的吏,正九品。 莫要小瞧了这正九品,杨厂长一年的油水不比肃宁县正印颜良差。 说白了,天高皇帝远。

离着京师几百里远,厂长在马厂内要做什么,哪个问得着,管得着,连遮遮掩掩都不用。 别的不说,就是将马厂的土地废草还耕得来的几千亩土地年租,就足令杨厂长堪比大地主了。

这位,货真价实的肃宁县首富。 不过明年,杨厂长就该退了,他也不年轻了,三十五岁上任,在肃宁呆了整整十七年。

这次,是不得不退,因为他典牧署的姨丈致仕了。 也是时候退了,十七年来杨厂长捞的也够多了,再不退谁知上面会不会把他当肥猪宰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官员一朝亲信。 上头都退了,他再赖着不走,那是自己给自己招祸。 要说这十七年厂长的日子,那真是过得舒坦,并且时不时的有乐子。

“捉马贼”就是杨厂长最爱干的一件事。

“马贼”是马厂对于那些偷马骑的泼皮统称,实际上对方也算不得贼,因为他们不敢将马真的偷走,充其量也就是潜进来趁着放马人不注意,上去骑上那么一会。 只是在马厂看来,未准而骑,不是贼又是什么。

个个都来偷马骑,这马厂还用不用活了。

对待马贼,马厂的一贯态度就是严打。

往死里打,打死了都没关系。 天塌了,也不关地方的事。 打官司可以,可谁敢打这官司?马厂里的马,哪怕是一匹老马,那名义上都是天子的御马!敢偷皇帝的马骑,打你个半死,那是手下留情了。

去年,杨厂长就亲手将一偷马骑的小贼打断了腿,听说小贼是附近村子里的小泼皮,年纪轻轻不学好,从书堂跑出来跟人瞎混。

本着从小整治比大了整治更有用的观点,杨厂长那次打的比平时更带劲,当场就把那小子打得半死半活,然后叫人抬了扔厂外面。

听说叫附近人给抬回了家,事后是死是活还是残,杨厂长都懒的打听。

他也根本不怕人报复,要说狠,方圆百里哪个横得过他杨厂长?马厂人是不多,但要他杨厂长发个令下去,纠结个几百打手是没有问题的。

单这份力量,就足以使他傲视周边府县的三教九流了。

更何况,他还是个官!没个民敢与官斗的,就是肃宁县也不敢问他马厂的事。

因明年要退,杨厂长这阵忙的事就多了起来。 他要在临走前再狠捞一笔,马厂里的账也得做平,能卖的东西都叫他卖了。 下任厂长从哪生发,就不关他的事了。 中午和帮亲信一块吃酒,兴致一高,难免喝多,所以杨厂长早早就去睡觉了。 不想,有人来找他。 ……….闲人免入!一块一人多高的石碑横在魏公公面前。 这块石碑熟悉的让他心痛。 犹记得,他被打断腿后在这块石碑下躺了两个多时辰,才叫人发现。 当时要是发现他的人再迟些,现在,恐怕真是地下一具腐尸了。

新仇谈不上,旧恨却磨人。

良臣当然不是无事来登三宝殿的,他是要来跟马厂的人算账,算算他魏公公的腿值几钱,顺便杀个鸡吓吓猴。 只是,实事求是而言,要不是马厂的人把前身打的快要死,又岂有今天的魏公公,更遑叔侄打天下之梦想了。

所以,凭心而论,良臣得感激人家才对。 奈何,他没那么贱,一码归一码,我偷你马骑是该挨打,可不能往死里打啊。 罪不致死!一想到被打的惨样,腾腾的火气就冒,觉得自己太委屈,太惨,却浑然不想那被他活埋的潭千牛,又是否是罪就致死了。 双标。

别人一个标准,自己一个标准。

不管是不是穿越者,人都会双标,这是天性。

“什么人敢擅闯太仆寺重地!”马厂是有护卫的,还是兵,不过同卫所兵一样,这些护兵已经演化成马厂的职工,仗着人多欺负人可以,打仗不行。 发现有一众骑士突然围在厂外面,这众护兵出于职责自是过来发问。

“去叫你们厂长过来,咱家与他有账算。

”良臣打马奔到那帮护兵前面。 “你什么人?”护兵头目不识得太监袍服,嘴里兀自喝了一句,心里却有点发虚,因为面前这帮骑士看着有点吓人,像是军中的。

不劳魏公公回话,一个飞虎兵队长纵马而出,怒喝那护兵头目:“提督海事太监魏公公在此,速传你家厂长前来!”“提督太监魏公公?”护兵头目和众手下叫这身份唬住了,太监他们还是晓得一些的,不敢怠慢,赶紧派了一人去叫厂长。 杨厂长睡得正迷糊着呢,外面却有人来报,说是厂子外面来了个太监。

“来太监关我屁事,老子又不归他太监管!出去,别烦我。 ”杨厂长好不恼火,就差手头没东西可砸,不然铁准砸那报讯人一脑门。 报讯的人不敢走,在外面小心翼翼道:“厂长,那太监指名要见你呢。 ”“不见不见。 叫人把他们轰走!”杨厂长就这好汉的性子,他真不怕什么太监,哪怕他只是个小小九品的吏。 世上,从来就不缺敢于直面权威,尤其是阉寺的好汉。

杨厂长,就是这么英雄。 报讯的人听厂长这么说,得,也别磨叽了,照吩咐就是。

“什么狗屁太监,老子又不是吃你家的饭…”杨厂长酒劲酣着,骂骂咧咧的眼皮一沉,又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却再次被惊醒,这一次外面的动静可大,听着好像坛坛罐罐都叫砸了,还有好多人在哭喊求饶。

杨厂长那是一个火大啊,腾腾的就跳下床,衣服都没穿,推门就骂:“娘卖个逼的,你们搞什么东西!…”后面的话却没骂出来,因为眼前的场面太过惊人。 几十号护兵叫人拿着鞭子正往厅堂里赶,一群凶神恶煞的骑士簇拥着一人直接闯了进来。 “杨厂长,可还记得俺咧?”良臣也不下马,鞭子一扬指着发愣的杨厂长。 “你…”望着那骑在马上的小子,杨厂长很眼熟,可就是不记得在哪见过这小子。 良臣干笑一声道:“不用想了,咱家偷马骑是不对,可你把咱家打的半死,似乎也不妥吧。

”“你是那偷马小贼!”杨厂长想起来了,旋即一脸怒容,明白发生什么事,勃然大怒:“小贼,莫不成割了鸟当个屁太监,就想来寻老子的麻烦不是?”“咱家就是来寻你麻烦,如何?”良臣冷笑一声,他最喜欢这等好汉了。

“没鸟的小贼,老子怕你不成!”杨厂长不知是真好汉,还是酒没醒,反正表现出来的勇敢让他的手下们也为之敬佩。

一柱香后,杨厂长被游街了。 一身肥肉的他被扒得精光,只留个遮羞布,双手绑在绳子上被马拖着游街。 游的当然不是街,而是旁边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