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萌主楼明夜,兰澈小说 小说阅读器排行榜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28浏览

大理寺萌主楼明夜,兰澈小说 小说阅读器排行榜

由墨白焰创作的言情小说《大理寺萌主》,主角是楼明夜,兰澈小说讲述了披上朝服判冤决狱,她是大理寺传奇女少卿。 稳居幕后运筹帷幄,他是指点江山风流谋士。

神仙眷侣,并肩断案,演绎大唐传奇……很多年后,她哭着对人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查案?没那么容易。

身世?没那么简单。 想在唐朝当个中规中矩的小老百姓?那可得小心了,这唐朝啊,处处是坑……古人云:金风玉露一相逢,毁掉套路无数。 精彩章节长安暮时,八百通催行鼓一响,宵禁就要开始了。 届时坊内热闹仍旧继续,坊间却不允许通行,仅在午后开放几个时辰的东西两市更是早早就已关闭。

为了能蹲守东市,兰澈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找了间熟识的铺子藏匿,到午夜时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人比黄花瘦。 “吃吧。

”善解人意的丁管家掏出一包糕点,笑呵呵递给兰澈。

“谢谢丁管家!果然还是有个家好啊,还有人惦记我会不会饿死。 ”兰澈又一次被人世间的温情感动,阳光灿烂的笑容毫不吝啬送给好心的官家。 丁管家有些意外,看着她竟不知道该回以什么表情才好。 饿着肚子的小厮可没那么多闲心,抓过糕点一顿胡吃海塞,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还不等擦干净嘴边碎屑,丁管家忽然紧张起神色,轻轻捅她一下,低道:“会不会是那群人?”兰澈定睛看去,只见十来个衣着黑色劲装、黑纱遮面的人鬼鬼祟祟走近,恰好停步在绸缎庄前。 “按理说这时候应该有金吾卫巡逻才对嘛……”兰澈小声嘟囔,朝附近望了望,并未看见任何金吾卫身影。 整整两个时辰都不见巡逻,显然不是正常情况。

是金吾卫偷懒没有巡逻吗?还是说,有什么人的权力大到可以影响金吾卫履行职责?兰澈无从判断。 “丁管家,我去那边看看。

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记得大声叫人啊,可别让我栽在他们手里。

”兰澈摩拳擦掌,伸伸胳膊腿儿,深吸口气装作底气很足的样子,大步走向鬼鬼祟祟聚成一团却一直没有放火的人群。

“有人过来了。

”人群中的一个低声提醒,所有人齐刷刷看向走来的“少年”。

兰澈走到众人面前,眨了眨过于明亮的眼睛:“要买绸缎吗?这家关门了,我家还有,过去看看不?”“……”十来个黑衣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搞不懂自己是被愚弄了,还是说面前的少年才是蠢货。

看起来像是首领模样的人冷哼一声,一把抓住兰澈衣领,凶狠低喝:“找死吗?小兔崽子!我们放火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信不信国公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国公?国公是个什么东西?”兰澈继续装傻,“咦?你刚才说放火?是要烤野味吃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还没问你们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大半夜的穿一身黑,走路撞到你们算谁的?该不会你们是故意这样做,就等着被撞讹钱吧?我跟你们说,做人不可以这个样子的!爹妈生你养你不是为了让你去做坏人,你游手好闲无恶不作就是不干正事,你对得起爹妈,对得起阿公阿婆,对得起七大姑八大姨和隔壁邻居吗?你们……”丁管家远远站着哑笑,听到那一连串不亚于绝命毒咒的唠叨,仿佛感到夜风更加刺骨了。

“少主的口味越来越重了……”末了,丁管家一声无可奈何长叹,按照原计划掏出一支爆竹模样的东西引燃。 嗖……绚丽火花在长安城沉寂夜空炸开,风过无痕,转瞬即逝。

那边信号发出,这边兰澈松了口气,却仍不敢有丝毫放松。 只是纵火者的首领没有她预料那般有耐性,在滔滔不绝的废话稍稍停顿时,咚地一拳砸在兰澈脸上。 那一拳力道十足,兰澈向后跌倒足有两三步,脸颊火辣辣地疼,嘴里一股腥甜味道。

好久没挨过打,兰澈还有些不太习惯,抹去嘴角血丝愣愣坐在地上。

相距百步外,丁管家倒吸口凉气,看着体格瘦弱的兰澈,眼神狠狠一沉。 黑衣人首领弯腰揪住兰澈衣襟,恶狠狠道:“小兔崽子,不想要你命你别上赶着送死!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小心拿你祭刀……”话音未落,兰澈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耳边飞快掠过,紧接着便听黑衣人首领一声惨叫,像是被什么庞然大物重创一般倒飞出去!仙人下凡?老天爷开眼?还是有走过路过打抱不平的高人出手了?说起来夜深人静不太可能有绝世高手,难不成是孤魂野鬼看不惯这厮的凶残仗义出头?兰澈胡思乱想一通,而后才想起回头看看。 百步外,丁管家打着哈欠站在原地,仰头望天,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周围黑洞洞一片,更不像有援兵的样子。 兰澈咕噜吞了口口水。

莫名其妙被打飞的黑衣人首领重重摔在地上,死猪一样不省人事。 其他同伙愣了半晌,猛然发觉事态不对头,纷纷抽出佩刀警惕四顾。

锋利刀刃反射着皎洁月光,刺得兰澈眼睛有些微微疼痛,只好一手捂着挨揍的脸颊,一手遮住眼睛从缝隙里往外看。 兰澈这种弱不禁风的体格,自然不会成为黑衣人怀疑的对象,因此方圆百步外仅有的活口丁管家,成了这一伙人怀疑的目标。 黑衣人互相使个眼色,握紧刀快步朝还在望天的丁管家冲去。 眼看丁管家要遭殃,兰澈顾不得脸颊疼痛,嗖地跳起大喊:“丁管家快跑!狼来了!”快步冲刺的黑衣人们回头看了一眼,充满鄙夷嘲讽。

丁管家也终于回过神,笑呵呵看向兰澈。 没有鄙视和讥笑,只是简简单单的慈祥。 这么紧急的时刻,兰澈莫名地想到了刚才吃的糕点。 想到了递给她糕点时,同样饿了一晚上却还是温和笑着看她狼吞虎咽的老管家。 身为一个混迹市井的小流氓,义气这种东西没个卵用,从小到大也没少犯傻因为讲义气被出卖。

所以兰澈明白自己应该趁这机会赶紧逃跑,等待方亭阁的支援。 可不知为什么,她的身子好像不受控制一般,非但没有往安全的地方跑去,反而握紧手里的东西,飞快奔向对丁管家举起长刀的那些黑衣人。

“跑啊!跑跑跑跑跑……”兰澈不知道自己的吼声有多大,也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是快是慢。

但她很庆幸,终于赶在锋利凛冽的刀光落下之前,她将手中的东西撕破,洒向敢于欺负她的黑衣人们。

那是她用来防身的终极武器。

花椒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