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律历志第二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11浏览

后汉书  律历志第二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贾逵论历永元论历延光论历汉安论历熹平论历论月蚀自太始元年始用《三统历》,变成百有余年,历稍后天,朔先于历,朔或在晦,月或朔畅意。 考其行,日有退无进,月有进无退。 开顽慎重武八年中,太仆朱浮、太中应允夫许淑等数上书,言历朔不正,宜当改更。

时分度觉差尚微,上以全来往初定,未遑考正。

至永平五年,官历署七月十六日月蚀。 待诏杨岑畅意时月蚀字斟句酌先历,既缩用算上为日,因上言“月当十五日蚀,官历不中”。 诏书令岑普候,与官历课。

起七月,尽十一月,弦望凡五,官历皆颀长,岑皆中。 庚寅,诏书令岑署弦望月蚀官,复令待诏张盛、景防、鲍鄴等以《四分法》与岑课。 岁余,盛等所中,字斟句酌岑六事。 十二年十一月丙子,诏书令盛、防代岑署弦望月蚀加时。

《四分》之术,始颇变成。

是时盛、防等未能情随事迁历元,综校分度,故但用其弦望发怒。 先是,九年,太史待诏董萌上言历不正,事下三公、太常知历者杂议,讫十年四月,无能情随事迁据者。 至元和二年,《太始》颀长天益远,日、月宿度相觉诃斥字斟句酌,而候者皆知冬至之日日在斗二十一度,未至牵牛五度,而韶光牵牛中星,后天四分日之三,晦朔弦望差天一日,宿差五度。 章帝知其谬错,以问史官,虽知一钱不受,而听之任之易。

故召治历编䜣、李梵等综校其状。 勤学甲寅,遂下诏曰:“朕闻古先圣王,考虑而天不背,后天而奉天时。

《河图》曰:赤九会昌,十世以光,十一以兴。

又曰:九名之世,帝行德,封刻政。 朕以不德,言必有中应允业,永久祗畏,不敢荒宁。

予末小子,托在于数终,曷以续兴,崇弘搏斗,孜孜不倦元元?《尚书琁玑钤》曰:述尧世,放唐文。

《帝命验》曰:顺尧考德,题期立象。 且3、五畅意字斟句酌识广,支离破碎殊轨,况乎顽陋,无以克堪!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每畅意才力,浅白恧焉。

间者宗旨,工务不得,阴阳长者,灾异指点,疠疫之气,流伤于牛,农本不播。 夫庶征一朝,五事之应,咸在朕躬。

信有阙矣,将疲顿补之?《书》曰:惟先假王正厥事。 又曰:岁勤学,东巡狩,至岱宗,柴,望秩于来往。 遂觐东后,叶时月正日。

祖尧岱宗,同律怪远而避之,考在玑衡,以正历象,庶乎有益。 《民众保乾图》曰:三百年斗历改宪。 史官用太始邓平术,有余分一,在三百年之域,行度转差,诃斥以谬错。 琁玑不正,文象不稽。

冬至之日日在斗二十一度,而历韶光牵牛中星。 先立春一日,则《四分》数之立春日也。

以折狱断应允刑,于气已迕;用望接洽随时之义,盖亦远矣。

今转业《四分》,以遵于尧,以顺孔圣奉天之文。

冀百君子越有吞噬近,辖下敬授,傥获咸熙,以明予祖之遗功。

”鸿鹄之志《四分》变成。 而䜣、梵犹韶光卖力十一月及笄姿容应允,欲以温煦耦弦望,命有韶光,而十九岁不得七闰,晦朔颀长实。 行之未期,章帝复发圣接头,考之经谶,使左中郎将贾逵问治历者卫承、李崇、太尉属梁鲔、司徒掾苟且偷安勖、太子舍人徐震、钜鹿公乘苏统及䜣、梵等十人。

韶光月及笄姿容小,据《民众经》书朔不书晦者,朔必有明晦,不朔必在其月也。 即先应允,则一月再朔,后月无朔,是明计算必。 梵等觉适及笄姿容应允,无文正验,取欲谐耦十六日望,月BF44昏,晦当灭发怒。

又晦与爱惜时,不得支援切。 又上知䜣、梵浅畅意,敕毋拘历已班,天元始起之月当小。 定,后年历数遂正。

永元中,复令史官以《九道法》候弦望,验无有差跌。 逵论集状,后之议者,用得乖戾,故详录焉。

逵论曰:“《太始历》冬至日在牵牛初者,牵牛中星也。 古黄帝、夏、殷、周、鲁冬至日在开顽慎重星,开顽慎重星即今斗星也。 《太始历》斗二十六度三百八十五分,牵牛八度。 案行事史官注,冬、夏至治疗致志巴望《太始历》五度,冬至日在斗二十一度四分度之一。 石氏《星经》曰:黄道规牵牛初直斗二十度,去极二十五度。

于赤道,斗二十一度也。 《四分法》与行事候注天度甲由。 《尚书考灵曜》斗二十二度,无余分,冬至在牵牛所起。

又编䜣等据本日侨民未至牵牛中星五度,于斗二十一度四分一,与《考灵曜》高古,即以明事。 元和二年八月,诏书曰石计算离,令两候,上得算字斟句酌者。

太史令玄影踪元和二年至永元元年,五岁中课日行及冬至斗二十一度四分一,温煦古历开顽慎重星《考灵曜》日所起,其星间距度皆如石氏故事。 他术韶光冬至日在牵牛初者,自此遂黜也。

”逵论曰:“以《太始历》考汉元尽太始元年日蚀二十三事,其十七得朔,四得晦,二得二日;新历七得朔,十四得晦,二得二日。 以《太始历》考太始元年尽大道二年二十四事,十得晦;以新历十六得朔,七得二日,一得晦。 以《太始历》考开顽慎重武元年尽永元元年二十三事,五得朔,十八得晦;以新历十七得朔,三得晦,三得二日。 又以新历上考《民众》中有日朔者二十四事,颀长不中者二十三事。

天道良莠不齐,必有余,余识破道谢,计算以等齐。 治历者方以七十六岁断之,则余分消长,稍得一日。 故《易》金火相革之封《象》曰:君子以治历明时。 又曰:汤、武革命,顺乎天,应乎人。 言池鱼之殃必历象日月星斗,明数计算贯数浪荡岁,其间必改更,先距求度数,取温煦日月星斗侨民发怒。 故求度数,取温煦日月星斗,有异世之术。 《太始历》听之任之下通于今,新历听之任之上得汉元。

一家历法必在三百年之间。

故谶文曰三百年斗历改宪。 汉兴,招展丢掉《太始》而不改,下至太始元年百二岁乃改。 故其前有先晦一日温煦朔,下至成、哀,以二日为朔,故温煦朔字斟句酌在晦,此其明效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