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旷世之战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97浏览

第七百六十章 旷世之战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修炼近四十载,历千劫,一身傲骨,宁折不屈,今朝三身齐聚,为岁月神禁,独自挑上踏仙之境第一人。

瑟瑟寒风,吹起遮目狂沙,风中,素衣猎猎,战意惊世。 古曜尊者看着眼前的素衣年轻人,平静的双眸中一抹流光闪过,这便是让各域尊者忌惮那位墨门第九子吗?手一挥,一枚玉简飞出,铿然插入远方石壁上,岁月气息流转,沧桑而又古老。

“胜吾,岁月禁你便可带走”古曜尊者开口道。

“请”局势至今,已无需多说,宁辰右手一挥,诛仙现锋,凶煞之气咆哮,沉沉浩元,威震寰宇。

诛仙出,天地动,陷仙鸣,杀气蔓,双剑同现,遥相呼应,九天皓月顿时变色,黯淡无光。

战局开,不容留情,两人身影同动,利剑浩掌,惊世交锋。 踏仙第一人,修为无人能敌,掌势如奔雷出海,神惊鬼惧。 第一招,知命稍落半步,三体汇合,无双根基,面对惊世之能,亦难尽化,退步卸力,身下大地应声崩裂。 一招占先,古曜尊者脚步再进,掌劲逼命,毫不留情。

宁辰脚步踏转,避掌剑动,破天剑光斩开黑夜,寻常一招,却是毁天灭地之力。 古曜尊者不闪不避,掌势回转,硬撼仙剑之威。

掌剑交接,沉元怒浪急剧震荡,两人周围大地不断崩裂,尘沙狂卷,遮蔽天月。

近在咫尺的浩战,激烈的让人震惊,三体回归的知命,对面当今人间第一人,不退不让,正面争锋。 一招又一招,仙剑、浩掌在夜色下交锋,凭借一身绝世修炼,古曜尊者行招毫无保留,雄浑霸道,破天沉海。 反观知命,三身本源源源不断,绝代根基催动剑上极意,行剑如龙破城,招招平凡,却凌厉至极。

最顶峰的战斗,人间仅见,掌与剑,超天越限。 十招交锋,秘境摇动,一重重阵法尽数崩溃,难承极致雄威。 古曜尊者见状,眸子微凝,脚下一踏,顿时,两人脚下大地隆隆震动,不断上升,平地起山岳,千丈高峰,直达天听。 高峰上,两人对视,十招试探,能为各知。

“若无真正本事,仅靠两口残损的仙剑,此战,你毫无胜算”古曜尊者冷声说了一句,左掌一翻,九天风云顷刻惊变,云浪翻涌,坠天而下。 云浪坠下,万钧破天之势震撼天穹,一片又一片虚空崩塌,尽化虚无。

宁辰沉眸,左手一握,血雾弥漫中,一口青中带艳的剑出现,剑入手,四源化剑而出。

水火风雷缭绕,相生相克,剑意破空,冲霄而起。

九天之上,双招应声碰撞,乱流狂啸,万里虚空剧烈扭曲起来。

太玄星上,一位位武者神色一震,看着远方高峰,眸中尽是震撼。

那是何人,竟能与古曜尊者一战。

古曜秘境,直耸入云的高峰上,两人之战,越趋巅峰,双雄无惧地陷天势,杀招惊天动地,顷刻,摧岭裂空。 “云铎十一式,风雷天”战至百招,古曜尊者双掌运化,极招上手,一瞬之变,风云变色,狂风呼啸,狂雷阵阵,惊世骇俗之景,宛如末日再临。 极招至,宁辰双眸颜色瞬间变幻,黑如沉渊,魔气滔天。 “天魔六绝,轮回劫”天魔绝式再现人间,轮回现劫,宁辰脚步一踏,一剑逆世,风云中巨大的漩涡出现,轮回不息,吞灭一切。 极威交锋,宁辰身影再退半步,一抹朱红滴落,首度受创。

“只有这样了吗?”不容喘息,古曜尊者身影至前,雄浑一掌,怦然拍向前者胸口。 一瞬危机,红光耀目,凤凰极速,瞬息移出百丈之外。 “嗯?”古曜尊者眸子一眯,看着百丈之外的身影,两次了,功体属性瞬间变化,此子身上的秘密当真不少。

“地之卷,地毁山摧”百丈外,宁辰左手剑锋挥转,旋即一剑入地,地卷再开。

地卷现,万剑冲天而起,避无可避,吞没云霄。 无匹剑势,顶峰唯一,古曜尊者见状,脸色微凝,脚步一踏,纵身入空,旋即双手吸纳周天之气,万里风云急聚,天惊地变。

瞬息之间,万剑临身,风云挡剑,隆隆震动,响彻夜空。

僵持一刻,红光再现,素衣身影瞬间消失,天地极速,瞬至身前。 “剑式,一剑无形”同生之剑,华光大盛,集中再集中的一剑,破开重重风云,临至前者心口。

“慢了”真气回身,古曜尊者冷哼一声,掌元凝练九天惊雷,轰然拍向眼前之人。

掌劲夺目,宁辰周身风雪激荡,生之卷催动,一剑迎上,硬撼天下第一人。

怦然一声,素衣退两步,朱红未落,魔气再起。

“天魔六绝,魔焰燎原”仙剑化魔锋,魔火焚九天,滚滚魔涛黒焰席卷而出,焚炼人间。 焚世魔焰,人间初见,古曜尊者神色微沉,左手一翻,蓝色浪涛汹涌澎湃,铺天盖地压下。

水火交锋,僵持一瞬,波涛冲破魔焰束缚,余波狂啸,继续朝前方掠去。 宁辰挥剑挡招,握剑之手再染朱红,一步退出,旋即红光升起,身影瞬间消失。 咫尺之间,剑锋再次划过,同样的招式,同样的位置。 “你的招式,无用了”早有准备,古曜尊者一声冷哼,运化护体真元,挡下心口之剑。 “四象封神,天龙震”剑锋撞上护体真元,一瞬之间,剑势再变,剑气升龙,龙啸震天。

龙啸加持,古曜尊者护体真元顿时不稳,剧烈震动起来。

“一剑无形”诛仙再出,集中之剑,汇聚无穷凶煞之气,瞬破前者护体真元。 危机加身,一只手抓来,古曜尊者左手强行抓住剑锋,旋即反手一掌,拍在前者胸口。

一泓溅血,染红高峰,素衣飞出百丈,剑锋入地,止住身形。

眼前,古曜尊者左手,鲜血不断淌下,心口之前,剑气入体一寸,煞气刺目。

“百年了,受伤的感觉,当真让人怀念”古曜尊者挥手压下心口伤势,双眸看着前方年轻人,神色第一次认真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