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刀币是个好东东 转码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75浏览

第474章 刀币是个好东东 转码阅读

  “不要!不要!我们是什么关系?举手之劳,还要什么钱呢?生分了!生分了!”医师见亓官熊塞刀币给他,顿时不高兴起来。   当然!是脸上不高兴心里很高兴。   不高兴是觉得不好意思收,而高兴地是亓官熊这人就有这么够意思。   “收下!这是说煎药的事!以后还有事找你呢!你要是不收下,我怎么好意思再来找你?”  “这?”见亓官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医师这才勉强接受了。 晋国刀币他没有立即收下,就放在手边。

其实!、默认收下了。

  “对了!”亓官熊突然地想起来了是啊?我不是找不到人去说服老族长的后代们么?我可以请他去啊?  他是集市上的医师,大家都是认识的。

他要是去找老族长的后代们,出面给他们治疗疯病是很容易接受的。

  “什么对了?”医师一边在竹简上书写着煎药的先后顺序、煎熬时长以及要点,一边随口应和道。   “你写!你写!你写完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找你帮忙!帮忙!帮大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啊!真是!请先生不如遇先生!嘿嘿!”  想想这么好的事,亓官熊显得有些得意忘形。   医师把煎熬药方的方法写好后,吹了吹竹简上面的油墨,见油墨干了,才递给亓官熊。 这个时候!他才把那几个晋国刀币收了起来。   在收刀币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朝着亓官熊看着。

见亓官熊回避不看他,他才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把刀币收藏进口袋里。

  亓官熊接过竹简,就没有怎么注意医师这边,而是!看着竹简上写的煎熬药方的方法。

  竹简上的油墨还没有完全干,有的地方还在流油。

他是一边看一边吹,希望油墨早点干。   古代在竹简上写字的墨不是纯墨汁,而是加了油脂的。

只有加了油脂在里面,才有附着力。 竹简虽然抛光了,可依然很难吸收油墨。 所以!写上去好一会儿才会干的。

  医师把钱收起来后,就朝着亓官熊看着。

见亓官熊看完了,才问道“熊爷想起什么好事了?愿闻其详!”  “呵呵呵!”亓官熊赶忙抬起头,朝着医师看去。 笑道“我这不是?找到了药方,可我却去不了啊?你应该知道了吧?唉!你怎么知道呢?这事才发生不久,还没有传到你这儿来吧!”  “呵呵呵!”医师笑道“你说!你熊爷托我的事,我还不是尽力而为?是不是?”  “事情是这样地!老族长的后代你可能是见过的,是不是?以前老族长的为人,那是可以的了!是不是?可这不是?这不是?唉!我就简短地说了吧!我这疯病药方是专门给他的后代们准备的……”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医师听到老族长的话后,顿时显得急切起来。   老族长他自然是知道的,老族长的后代们他也是有所耳闻。

可最近发生的事,他知道的并不多。

乐歌杀了老族长夫妇的事,他倒是听说了。   “这不是?他们怀疑是乐歌杀了他们的老祖宗,所以就跟我过不去。 前天晚上不是?他们说看见乐歌回来了,就把我家给围住,要我交出乐歌。

可乐歌并没有回来,没有进家,他们只是看见乐歌回来了。 这不是?他们就把我家的房子给烧了!……”  “烧了?”  “烧了!”  “这可是犯法的事啊!”医师惊叹道。   “我不去镇邑那里告发他们,也就不犯法!”亓官熊说道“他烧了我的房子不是?我也不想告发他们。

所以!我就作出决定!把他们给赶走了!”  “赶走了?”  “赶走了!我让他们那一个家族迁徙到其他地方去。

自从老族长死后,他们家族的人就欺负村子里的人,包括我!他们都欺负。 所以!不得不逼迫他们迁徙!唉!”  “他们答应迁徙了?”  “答应了!”亓官熊说道“这不?把他们赶走后,我们去他们居住的地方查看,才发现他们家的人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医师好奇地追问道。

  “有人在他们的井水中下毒了?”  “下毒了?井水!啊!”  “这不是?那口井以前是村子里的主要吃水井,我们大家都在那里取水。 这不?自从某一年开始,就被老族长的后代们霸占了!这不?我们发现!井水不再是记忆中的井水了。

”  “哦?”  “原来!老族长的后代们变成现在这样,不是他们太霸道、欺负人,而是!有人在井水中下了能致人疯掉的疯药!”  “哦?”医师这才有些明白,惊问道“原来!熊爷要来这副药方子,是为了给老族长的后代治病,治疯病!”  “对了!对了!知我者!医师也!”  “哈哈哈!”医师笑道“没有问题!这件事我答应了!我愿意!药方是现成的!救人于水火之中,那是医者之德!我愿意!”  “好!”  “你是怕他们不接受你的好意,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所以!就想起我来了!”医师得意地问道。

  “是啊!”亓官熊应道。 “我这不是?正发愁?这不是?是我逼迫他们家族的人迁徙的!我要是再去救治他们,他们会相信我?理睬我?是不是?”  “哈哈哈!熊爷!你找我就找对了!好!我愿意!”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会给你钱的!不会亏待你的!只是一条!你千万不要说是我让你来医治他们的!他们要是知道是我的意思,可能一样不接受!你要想办法说服他们,然后把他们的疯病医好!”  “没问题!”医师爽快地答应了。

  心想药方又不是我开的,我只是做一个顺手人情!这是好事啊!要是医治好了人家,人家还不第一个感谢我?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亓官熊就从医师这边离开,去准备。   现在!必须先找到老族长的后代到底迁徙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定居下来?第二件事就是必须去准备草药!  药方是有了,也找到人去说服,可草药的数量很大,得想办法。 有些草药不是新鲜草药,是干草药,还得去集市上收购。

要是新鲜草药的话,也得让人漫山遍野去采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