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前进:美国对外政策背后的一大推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31浏览

齐前进:美国对外政策背后的一大推手

  特朗普担任总统三年多来推行一系列政策,极大改变了美国政治生态和对外关系。

笔者注意到,这些政策背后的一大推手,是作用不断上升的美国基督教福音派。   美国是个世俗国家,但宗教气氛浓厚,基督教和犹太教在社会中占有重要分量。

城市乡村随处可见教堂。 美国总统宣誓就职,必须手按《圣经》。 而福音派是最大的基督教组织,信奉基本教义,推崇个人道德,坚信基督复活和末日审判。 福音派教徒有800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4,主要聚集在美国东南部,包括亚拉巴马州、得州和俄克拉荷马,称为圣经带。 福音派有强烈神权政治倾向,认为美国是基督教国家,政府必须持守基督教信仰,对堕胎和同性恋等问题持坚决反对态度。 福音派的主张与共和党的保守主义观点不谋而合,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福音派就与共和党结成联盟。

  福音派也是支持特朗普最强有力的阵营。

2016年总统大选,超过80%的福音派选民投了特朗普的票,占支持特朗普选民的40%。 福音派选民看中的不是特朗普的品行,而是他所属的共和党以及他能够发挥的作用。 特朗普胜选后,对福音派以礼报答,奉为座上宾。 在特朗普就职典礼上,参加的六位神父其中有四位是福音派。

特朗普也兑现竞选承诺,大量起用福音派人士入阁。   福音派对特朗普政府影响力上升,首先冲击美国政教分离原则。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政治与宗教分离以及宗教信仰自由,要求宗教不得干预政治。

而福音派不断渗透美国政治,混淆宗教与政治的楚河汉界,加剧美国政治的保守化。

当前美国国内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思潮上升,与福音派有直接关系。

福音派教徒很多是白人,口头上不说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但仍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他们把美国眼下出现的经济和社会倒退等问题,都归咎于外来移民和穆斯林,要求政府采取限制政策。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最近指出,伊斯兰恐惧症目前正弥漫美国,称自2016年以来,美国有80场政治集会上发表了反穆斯林言论,其中不少出自福音派人士和犹太裔美国人之口。

福音派极端人士支持特朗普的限穆政策,赞成修建美墨边界墙,驱逐国内的非法移民,甚至要求美国穆斯林向政府登记,取消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其的宗教自由。 种族主义和反穆斯林情绪在美国由来已久,但此种现象目前越来越呈公开化和登峰造极态势,美国自诩的和睦宽容传统将受到严重侵蚀,引发美国内不同阶层和族裔之间的隔阂与冲突。

  福音派在外交方面施加的重要影响同样不可小视。 推广价值观和拓展利益是美国外交两大基石,而福音派倡导的价值观,构成美国对外传播的主要意识形态。

在国际事务中,福音派主要关注其他国家的宗教自由问题,以及基督徒和少数族裔的权益。

此外还有全球贫困、气候变暖等问题。

其中,福音派影响美国外交的突出表现,是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

  福音派根据《圣经》认为,耶稣基督将在耶路撒冷再次降临人间,届时会对世人进行末日审判,伪善的进天堂,作恶的入地狱。 而犹太人回归应许之地耶路撒冷,是耶稣降临的基础。

因此福音派认为支持以色列和犹太人,是他们应尽的义务。 在以色列建国问题上,福音派甚至比犹太人自己还坚定。 所以,特朗普政府袒护以色列的政策,比以往美国政府走得都要远,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把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推翻与伊朗核问题协议,牵制伊朗对以色列安全威胁。 有消息说,几乎每天都有一位福音派人士进出白宫的对外联络室,为以色列和犹太人游说。 蓬佩奥今年初访问埃及开罗,发表以遏抑伊朗为基调的美国对中东政策。

他在演讲中开宗明义就说道,我是以一个基督教福音派教徒身份到访中东的。 他还以宗教语言鼓动有关国家参与正义战胜邪恶的斗争。

  福音派深刻影响美国外交政策,将让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愈加复杂化。 特朗普虽声称美国优先,采取自顾的外交政策,但在福音派的鼓动下,美国仍不放弃对其他国家在宗教、人权等问题上的干涉,这将导致美国与这些国家产生新的矛盾。 福音派怂恿特朗普政府采取更加亲以色列的中东政策,挑战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共识,也将损害美国的大国信誉,并危及美国在中东的地位与作用。

把神引进以色列与阿拉伯的争端,将使这一本来是人间的现实政治纠纷更加复杂难解,中东地区还会陷入永无出路的无休止动荡。

(作者是外交官,中国驻叙利亚前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