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天才们的大脑 (图)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3浏览

	揭秘天才们的大脑 (图)

  既然大脑的“总尺寸”看来对高智商没啥贡献,特别的脑区又对特定的思维能力有所贡献,那么聪明的大脑会不会是因为在某几个特定区域有特别的表现而产生的呢?  事实上,在大脑上寻找体现智力的结构与位置这一目标从来没有被科学家们放弃。

例如德国解剖学家KorbinianBrodmann根据细胞堆叠的结构特性将左右大脑半球各分为52个小区,建立了细致的大脑图谱,对大脑的功能分区做出了进一步贡献。 但在无创伤成像技术出现之前,科学家们要想了解大脑的奥秘,能找到的人脑只有靠搜集死者的大脑,或者像盖吉这样的脑损伤病人。

  好消息是,现代神经成像技术如今大显神通,不仅能观察人脑的结构,还能显示出大脑的活动状态,帮助我们在追寻智力本质的道路上迈出一大步。 打个比方,在大脑中寻找智力本质所在,就好比在计算机的一堆硬件中挖出一个承载人工智能的芯片。 而要理解人类的智力,第一关是揭开额叶的重要功能以及其中的细节,搞清特定脑区的活动与我们完成思维任务之间的联系。   运用正电子断层扫描(PET),剑桥MRC认知和脑科学单位的科学家约翰·邓肯(JohnDuncan)领导的小组在2000年新发现了一个可以称为大脑“G点”的区域。 研究人员让志愿者完成不同的智力任务,比如智商测试中最常见的解决空间、语言和运动感知问题,同时监察他们的大脑活动。 一般观念认为思考涉及多种认知功能,而邓肯发现一般智商测试中的任务只会引起大脑额叶外侧皮质某个非常局限的区域活跃。

但在完成与智商测量任务类似但不需要进行分析的问题时,大脑活动就不再局限于该处而是比较分散。   聪明的脑子爱“折腾”  那个叫额叶的地方无疑对智力的很多方面都很重要。 有趣的是,相关研究显示,比较聪明的人做智力测试时,往往额叶区活动比较少而不是更活跃。 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任务挑战性不高不需要太动脑子吧。 尽管研究人员相信额叶的神经环路是智力的基础,但已有的科学发现只是显示出两者的相关性,并不等于其中有因果关系。 目前你唯一可以牢记的事实是,思维锻炼会改变大脑的结构和功能。   我们皱巴巴的大脑皮层又叫灰质,摊平后大约2-4微米厚,主要由层层叠叠的神经细胞构成。

在每天接受教育、快速成长的青少年时期,咱们的大脑的结构也在发生着变化。

美国国立精神健康中心的菲利普·肖(PhilipShaw)和他的同事们为了弄清灰质与智力水平的关系,利用磁共振技术采集了300多名7至18岁儿童的大脑图像,并测量每张图像上灰质的厚度;同时依照标准智商测试将这些儿童分为平均IQ(108分以下),高IQ(108分到120分),超高IQ(120分以上)三组。   然而,灰质与智商的关系比科学家预想的复杂很多,这三组儿童18岁时的大脑皮层总厚度没有差别,但超高IQ组的儿童在7岁时灰质比较薄,在十一二岁前持续显著增厚,之后再变薄。

而平均IQ组的儿童从8岁时灰质即开始由最厚值慢慢减少。

  这意味着在发育时期,灰质的发育越动态,孩子的智商越高。

这一研究也同时强调了从幼儿到青少年,大脑皮层会经历迅速的变化,并且这种变化很可能影响到你的最高智商。

回想一下,如果你遗传条件不错,从小受到良好的照顾,包括合理的饮食、益于思维的各项活动,现在的智商肯定没啥问题,要是上面的条件都不具备,那可就……  从颅相学到现代神经科学,人们一直怀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塑造一个聪明的大脑。 或许有点扫兴的事实是,自打柏拉图提出智慧由脑产生起,无数科学家对智力的探究只是让我们知道了,大脑的某个区域可以作为执行智能的嫌疑部位,无法断言大脑如何运作就冒出了这样那样的智慧火花,无法从一颗大脑的形态来鉴定天才,更无法定制一颗聪明绝顶的脑袋。

就像一个大通关游戏,现在只打到第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