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祭拜姨娘 转码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47浏览

第452章 祭拜姨娘 转码阅读

  “不要怀疑他!”过了好一会儿,亓官氏才很认真地对狼妹说道。

  “姐!”  “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知道他!我了解他!”亓官氏说道。

  见亓官氏那个认真地样子,狼妹的心里很高兴,也很吃醋。 小声地说道:“要不是?那!你还要嫁!嫁呢!”  狼妹的意思是:你不然!你还想嫁给他呢?  “要不是我有婚约,我都愿意嫁给他!”亓官氏很生气地说道。   她知道!狼妹刚才在嘟哝什么?  “姐!”  “听村子上的人说,小时候的他,最招人喜欢了,你一逗他他就笑,就扑到你的怀里要你抱。

你一生气他就哭,看见他都不敢生气,怕招惹了他。

要不是招人喜欢,谁愿意养活他?”  “他是怎么到山村的呢?”狼妹追问道。   “我哪里知道?听村子上的人说!就那么突然地,他就来了。

听说!是放在人家的屋檐下的,听到他的哭,才发现他的。 发现的人看见他,正不知所措,他不哭了。

人家就查看,发现是个男娃,就抱了起来。

结果!他就看着别人笑。 别人喜欢,就收养了。 村子上的人都喜欢他,谁高兴就抱回去养。 就这么着!把他给养大了……”  亓官氏也就比乐歌大几岁,所以!她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她也是听别人说的。

反正就那么回事!乐歌小时候特别得人喜欢,就那么地一家省一口吃的给他吃,把他养大了。   再大一些,他就可以帮人做活。 再大一些!他调皮捣蛋上树掏鸟窝、拆鸟窝从树上摔下来了。   “姐!”见亓官氏的话多起来了,没完没了,狼妹赶紧打断道。

  关于乐歌的事,亓官氏不止说了一回,已经说了无数回。 只是!这回她的神色不一样,感情也不一样。

  这回!亓官氏的神色是自豪的。

  “姐!乐歌他什么时候回来啊?”狼妹问道。   “我哪里知道呢?”亓官氏叹道:“皇宫里生活多好啊?应该比君王家里好吧!比贵族家里好吧!不然!怎么叫天子呢?”  “姐!”  “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姐!”  “刚才他们不是说了?天子正在查当年的事,等到事情查清楚了,他就会回来了。 ”  “姐!”  “他一定会带很多首饰回来的!我听说了!洛邑城里面,什么首饰都可以买到!只要有钱!”说到这里,亓官氏的脸上是一脸的向往。   在她的想象中!乐歌会买无数首饰回来。 当然!不仅仅是给她一个人,也给狼妹和大妮子她们的。

  下午的天晴了,学堂恢复正常上课。

上午没有来的学生下午也来了,上午没有来的先生下午也来了。   有了代课老师,闵世恭和孔子两人又可以闲下来,不需要去顶课。   两人自从吃饭开始,就没有离开席位。 真的!茅厕都没有去。

见一切都安顿下来了,两人才闲聊起来。

  在没有安顿好学生和代课老师的事之前,他们两人是很忙的。 虽然是坐在那里,可他们要安排这安排那。   “你说这乐歌?他?”闵世恭早已憋不住了,开口道。

  “他!他是一个不消停的人!”孔子说着,苦笑了一下,摇着头。   他的意思是:乐歌是一个能折腾的人,命中带来的折腾劲!怎么什么事都能摊上他?真是!  “呵呵呵!”闵世恭笑道:“是的!是的!他是个不消停的人!”  “你们在说什么啊?谁不消停了?你们是说我弟弟乐歌吧?”亓官氏走了过来,一边一副要给两人倒水的样子,一边问道。

  “对!我们就在说乐歌!嘿嘿!这个乐歌!他还真的是王子了?”闵世恭一点也不忌讳地应道。

  “我就是觉得他不简单!怎么样?”亓官氏得意加自豪地说道。   “对!不简单!到哪里他都能惹事!就他能惹事!”闵世恭应道。   孔子听了,摇头苦笑。

  说起乐歌的事,他的印象最深刻!都什么人啊?人家对他那么好,他竟然杀我!也是我命大!不然我就死在他的剑下,死在茅坑里了。   真的!要不是他救了阿姑的命,要不是他是我的小舅子,要不是看在阿姑和老丈人的面子上,我真想杀了他!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是个傻子。

  想起这些,孔子的额头上还是不由地冒出冷汗!真的!那回差点死了!  真的!你拿这种脑袋有问题的人有什么办法?  “他惹什么事了?要不是他!你能认识我们?要不是他!你又被人给打了!你?”亓官氏指证道。   当年去狼妹家回来的时候,在客栈内遇见了掌柜家的儿子打闵世恭事件。

是乐歌和狼妹两人救了闵世恭,闵世恭才脱离苦海,来的曲阜城。   要不是乐歌和狼妹出手相助,闵世恭又被掌柜家的儿子给打了。

  被亓官氏揭了老底,闵世恭的脸当场就红了。   是啊!要不是乐歌和狼妹两人救了他,他哪里会认识孔子?会来孔子的私学教书?他要是不离开那户人家,他还不知道要挨那个人家的儿子多少回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对狼妹好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一直容忍着乐歌。 真的!要不是你帮了我,我收拾不死你?你都什么人啊?什么德性?  我不是收拾你,我是调教你!  “没话说了吧?我弟弟!我弟弟他不傻吧!他装傻!他比谁都精?”亓官氏得意地说道。   “他比谁都精!对!他比谁都精!”闵世恭不服地说道:“他也就现在比谁都精!他的脑子是医好了,不然!他也有犯浑的时候!是不是?比如说!他刺杀孔丘!是不是?”  “咯咯咯!”亓官氏捂嘴笑道:“他那不是?咯咯咯!”  “他想杀了孔丘,就能娶你了!他想得美!”闵世恭很不友好地说道。

  “他想得美呢!他要是把丘给杀了,我会恨他一辈子!早晚会把他杀掉!”亓官氏脸色一变,表态道。

  “哼哼哼!”闵世恭很不友好地反驳道:“就怕到时候你为了报恩,就从了他!”  孔子听了闵世恭的话后,脸色当场就变了下来。   以他对亓官氏的了解,要是乐歌当年真的把他给杀了,亓官氏虽然很恨乐歌,可毕竟乐歌救过她的命,救过亓官熊的命。 也许真的有那种可能:就怕到时候你为了报恩,就从了他!  而他孔丘!只是与她有婚约的人,是没有感情基础的!  经过闵世恭这么一点拨,孔子不由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真的!不寒而栗!  说乐歌傻?乐歌不傻!是啊!只要把你给杀了,时间是可以改变一切的。

亓官氏暂时是恨他,可时间长了就慢慢地淡化了仇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