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4章 横扫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9浏览

第1434章 横扫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云海对“巨树异形”的信任程度,仅次于他对“异兽异形”的信任程度。 “巨树异形”,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只是出动了十只“巨树异形”,显然就连智能微观文明也是绝对相信,哪怕只是十只“巨树异形”,也足以终结“星盟联合众国”的圣门守卫战。 一只“巨树异形”,在闲得无聊的云月仔细地计算中,它们的体表“魔瞳”的数量在九百一十八到一千三百六十个左右。

也就是说,一只“巨树异形”可以在瞬间至少打出九百一十八道能量射线攻击。

这只是进化前的“巨树异形”远程攻击,进化后的它们,一根能量射线能折射成数百根细小的能量射线。

这种进化,不说云海第一次看到时的欣喜若狂,就连云月在呆滞了很久之后,都是爆粗口说这简直就是“开挂”一样的进化。

这样的“巨树异形”,攻击时一只足以覆盖庞大的区域,防守时也是一样。 就像这一次,无论智能微观文明或者云海,都坚信哪怕只是十只“巨树异形”,也足以决定战局了。

事实,也是如此。

冲出去的上百万甲刃异形,突然拔高离开了战场。

与它们截然相反,运输舰队不知是收到了“巨树异形”的提醒,还是它们先知先觉,却是迅速地沉了下去。 “锁定,快锁定那十个目标。

”主舰当中,在失去了对外通讯能力后仍旧强作镇静的布卢默,在他看到这一幕时突然在通讯频道中吼了起来。 信使异形的突然撤离,包括超巨形的异形规避,再看到留在在防御阵型中心的十只“巨树异形”,布卢默用屁股去想,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没错,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些怪物到底是什么。

做为议员,布卢默自然能接触到更多被列为高度机密的信息。 如果说到现在为止,议会都无法确定入侵了特伊恒星系的怪物到底是不是异形,那么布卢默可以百分百地确定,他面前的庞然大物,包括在瞬间冲撞毁灭了一半防御力量的暴戾的小东西,它们就是异形。 上百万甲刃异形飞高,数百万超巨型异形下沉,只留下了十只“巨树异形”。 布卢默完全可以想象,这十只“巨树异形”接下来的表现绝对是惊世骇俗的。 战败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九号“圣门”的失守,现在就可以预见。 但是,布卢默还是没有放弃。 他在通讯器中,竭力地嘶吼着。

直到一道道能量射线,极端壮观地出现。 没有什么能够形容这一刻的壮观,十只“巨树异形”在微微错位后,随即爆发了。 它们身躯的不同位置,一道道粗壮的能量射线就如犀利的光剑,瞬间贯穿虚空,刺破了一切。

太空堡垒,被能量射线刺穿,而后剧烈地爆炸。

一艘艘战舰,它们的能量护罩只是抵挡了数秒,而后无声地溃散。 而后,失去了能量护罩保护的战舰,直接就被能量射线轻易地洞穿。 “巨树异形”的表演,还没有结束。

它们可能做不到像智能微观文明那样,在混乱的战场上计算出每一个目标的运动轨迹,从而精准地打击。

但它们有自己的方法,可以做到瞬间的清扫。

错开了位置的十只“巨树异形”,它们的身躯开始旋转起来。

一道道笔直犀利的能量射线,在它们不停变幻位置的清扫中,纵横交错彻底地覆盖了整个战场。 剧烈的爆炸,就像是虚空怒放的焰火。

只是五秒左右的时间,伴随着能量射线的消失,伴随着十只“巨树异形”停止了旋转,这场昂贵而又惨烈的焰火,终于结束了。 “圣门”前的防御阵,无论一直驻守在这里的太空堡垒集群,又或者刚刚赶过来的“灿星舰队”。

在十只“巨树异形”用它们独特的方式表演过后,“圣门”前的这一片虚空,彻底地死寂下来。 太空堡垒爆炸产生的碎片,战舰爆炸的残骸,包括表面已经满是笔直的创洞却还没有爆炸的主舰,一片惨烈景象。

上千只甲刃异形,朝着沉寂下来“灿星舰队”主舰扑了过去。 而十万甲刃异形,则是脱离了大队伍,迅速地飞向了“圣门”。

“等一等,我需要弄明白,空间门的另外一边是什么情况。

”这时,离开了运输舰的云海在飞向那艘主舰的同时,向运输舰子体发出了信息。 “在不同的方向,有超过四支舰队正朝这个方向飞过来。

”“这只是暂时的,异形出现在这里的消息我们并没有想隐瞒,也就是说最初时我们并没有屏蔽信息。 ”“接下来,必然还有更多的舰队会赶过来。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异形文明和星盟联合众国开战。 ”子体在沉默了片刻后,回应了云海。

“异形文明是不是要和星盟联合众国开战,这取决于他们。

”“这个空间门,我一定要占领。

”“已经发生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了。 ”“如果他们想夺回这个空间门,那么战争就是无法避免的。

”顺着“巨树异形”能量射线击出的创洞钻进了主舰当中,云海不急不缓地回应了子体。

“这些,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正在和主脑尝试建立通讯联接,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子体这一次倒是没有浪费时间,很快就做出了回应。

笑了笑,云海没有再说什么。

闪烁的灯光,映的云海面前的通道明暗不定。 一只甲刃异形正在吞食重力系统失效飘浮起来的尸体,从它身边飘过的云海也没有制止。

如果主舰中还存在危险,它自然不会享用美食。 至于那具残破不全的尸体,他是“天星族”还是其他什么种族,这也不重要。 战争,本来就是这样的。

是异形被他们解剖、切片研究,还是他们被异形杀死、吞噬,这取决于胜利和失败。 最早时看到这一幕可能心情会很复杂的云海,如今早已经做到了视若无睹。

“老大,找到了。

”“这个舰长还是星盟联合众国的议员,你再不来我可就下手了。 ”这时,云月的声音在云海脑海中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