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草 第147章天下(一)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42浏览

明草  第147章天下(一)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明草第147章天下(一)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新年时分,齐鲁大地一片银装硕果。 路上行人稀少,显得冷清。 然而去往井家庄的路上却一直有着三三两两的人,他们或结伴、或独行。   几个走路都大摇大晃的泼皮正高谈阔论:“王兄弟,那个白二真的那么仗义?”  “当然,听说年前,他们勇胜每家都包了500钱,送了半车年货?”  “半车?”  “你别不信,俺也听俺表弟说了,他妹子婆家的邻居就是勇胜的。 其他不说,年货里有半片羊,十几斤猪肉。 其他还有盐货、花布、糕点、鞭炮啥的,可把周围的人给馋坏了。 俺表弟家和他妹子婆家都约好了,一家出一人,这回就一起去。

”  “一起去?白二会收吗?”  “切,大开山门、不问来历,那肯定收啊?告诉你们,他们安排去的都是家里最小的那个,连十六都没满呢。

家里正好能省个长个的大肚汉。 ”  “呵呵,那些人有啥用?就这么白养活?难道白二会乐意?”  “没用也只能养着,这是规矩。 大事干不了,跑腿打杂总需要人吧?不过以后能出头的,肯定是俺们这些人。 诶,诸位兄弟,既然有缘,那不如俺们结拜?入勇胜后也能有个照应?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那好那好!”  “俺也答应。 ”  “……”  而在那几个泼皮身后,并排走着三位戴着斗笠,遮掩着面容的江湖客。

而他们同样在悄声说话:“咱们真的去投奔白二?他能罩得住咱们的案子吗?”  “去看看吧!就算不行,都逃了那么久,也该找个歇脚的地方。

”  “不过我刚才打听过,那个白二还算厉害的。 能在井家庄几大家手底下撑住,还屠过村,在平度杀到城脚下。

听说在过年前,还打退了不知哪儿来的响马,足有好几百人呢。 ”  “有这事?不会吹的吧?我咋没听说过?”  “真是这样。

在这里传疯了呢。 ”  “好了,老三。

不管那白二做没做那些事,咱们要的是安稳。

”  “大哥!还听说白二两兄弟很讲义气,名声也不错。 ”  “哦?怎么讲义气?那你快说说。

”  “……”  远处,快步走来一个相貌寻常的年轻人。

当他经过一对坐路边的乞丐母女时候,停下脚步,从包裹里拿出一块干饼,递给了那对母女。

  “谢谢老爷!”那妇人眼神一亮。

她们已经饿了两天,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根本就要不到饭,可能不需要几天,她们就会变成路旁的一对倒尸。

  那年轻人摇摇头,直起身就准备离开。 不是他心狠,而是根本救不了那么多人。 可突然想起自己的任务,要打入勇胜,最好能弄到火柴的配方。

于是年轻人略微一想,就再次弯下腰,露出微笑:“大姐,您有啥投靠的去处吗?如果顺路,我能护送你们一程。

”  “没呢。 家里闹灾,当家的又在路上没了。

俺也不知道这是啥地方,想回家也不知该咋走。

”说着说着,那妇人就流下泪。

而那女孩也可怜巴巴的陪着一起哭。

  年轻人微微一笑,如果有这对母女掩护,自己就很难被怀疑:“大姐,你知道井家庄在开山门吗?”  “啊?啥叫开山门?”  “就是招人干活管饭。

如果你想去,我就带你一起?”  “老爷,您没骗俺吗?真有那么好的去处?”  “真的有。 ”  “那俺去!可……”那妇人为难的看了看自己和身边的女孩。

  “放心大姐。 开山门不问来历全收。 只要是活人,就全部会收。 ”  “哦哦。 那俺去。

俺一起去!”  ……  此时,东二坊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

大开山门,从正月初八开始,连续三天,只要上门,照单全收!  这时就出来了几人,把排在前面的那几十人领入坊内。 来到秦白所住的院子外,指挥着排成几行,接着就让他们面对院子跪下磕头。

接连磕了三个头后,迅速的安排这些人到边上登记。   根本没有宣布帮规,也没什么隆重的仪式,整个过程简单的令人发指。 不过让那些入门的人印象深刻的是。 登记完毕后,立刻安排到边上的屋子,十人一桌,每人面前一碗酒一大块肉,桌子中央摆放着一筐面饼、一罐酱、一篮大葱,随便敞开吃!  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流程,门外的人依然是越聚越多!  院子里,同样坐满了来观礼的宾客,他们纷纷在闲聊:“艹!今天来的不会少于一千吧?连续三天?那不是二、三千?那么多张口,白二有地盘养吗?”  “不是年前他入了商会,当众发誓,绝不会主动开战?”  “屁!现在实力大涨,又有那么多人需要安置,不开战咋养活?这年头的发誓还不如放屁呢。 ”  “呵呵,你们不用担心。

我进来之前看过,里面身强力壮的十个也没一个,都是来充数混吃喝的,这白二居然还真的按规矩来啊?来者不拒?真有趣,那些老的老、小的小,还有女人孩子?他们勇胜准备开善堂吗?”  “诶,这倒也是。

上次附近开山门应该是在十年前吧?”  “十二年前,青州信义会。

”  “对对。 那次也没现在这样的声势。 ”  “呵呵,你知道些啥?我说还是白二太老实,老老实实按着老规矩来。 信义会那次都是事先挑好的,不合格的他们早就安排人手拦下了呢。

就算有漏网的上门,那也是当众收下,过几天好言好语劝走。

真以为是来者不拒吗?”  “诶,那白二会不会也这么干?”  “会不会我不知道,但声势已经闹大了,收场就不会好收。

现在背后等着看笑话的多了。 也许就等着白二名声扫地,他们就动手呢。 ”  “啊?真有那事?”  “反正你等着瞧吧!记得年前衙门徭役的事吗?”  “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官府换了两个人?”  “呵呵,解决?听说当时是衙门里的包爷点的名,可后来包爷根本没有赔礼打招呼,也不知道指使包爷的是谁。

你自个儿说说,白二会忍下这口气吗?咱再退一步,就算白二忍气吞声,包爷和他背后的人就会善罢甘休吗?”  “嗯嗯,这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