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九千年-九千年火爆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51浏览

热门小说九千年-九千年火爆小说

《九千年》精选:半梦半醒中,拂羽感觉好似有人进来了,他轻轻侧了个身,喑哑着嗓子道:“你回来啦?”宣离走时,特意安顿他在此处睡着,化过形了,再住在尘池,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来人脚步一顿,随即往前来,步调轻缓,拂羽一下子醒了,来的人并不是宣离。 他“腾”的一声从塌上坐起来,盯着站在不远处的黑影问:“是谁?”这是宣离的寝殿,如此深夜里,能如此轻易踏入的,会是谁?他不由想起那日带走他的人,浑身上下蒙的严实,只有一双紫色的眼瞳露在外面,生硬的将自己打晕,再醒来,眼前便黑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而后就是那些噪音般的说话声......那人歪了歪头打量着他,半晌,立在床头的灯火突然亮了,拂羽挡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来人猝不及防暴露在拂羽的视野里,他盯着那身绣着金线的锦袍,一时怔住了。 云依静静的看着他,视线落在床榻边未曾收下去的白瓷盘上,眸光流转,瞳仁几不可察的缩了缩,又自然的转回来,转到拂羽身上。

他施施然走过来站在了床边,清俊的样貌在灯火的勾勒下越发柔和,透着一丝普圣般的光。

拂羽自初醒之时见过云依一次之外,这是第二次。 他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往旁边挪了一挪,示意云依坐。

云依盯着拂羽让开的那一小块地方,突然轻轻笑了一下,拂羽见人笑了,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有些期待的看着眼前人。 云依往前踏了一步,缓缓坐在了床边,他扫过榻边放着的小点心,若有所思的看着,拂羽以为他要吃,在几个小瓷盘里来回犹豫了几下,端起一个看着最精致的递到云依面前,小心翼翼的问:“你要吃吗?”云依没接,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 在云依的记忆里,七千年,上梧宫从未出现过任何天膳司的东西,哪怕是他小时候,嘴馋的不行,天君又忙,吵闹着要吃天膳司的点心,宣离也只是带着他去取了,然后带回他自己的寝宫吃,吃完了还要四处走一走,将身上的味道散尽了,才回上梧宫去,床榻就更不用说了,进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也仅堪堪停在前堂,这里就像宣离的私人领地,没有人可以踏足......也许有,只是不是自己。

真是风水轮流转,前三千年单恋未果,重活了一世,竟是成真了。 云依不动声色的摆了摆手:“不了,多谢。

”宣离说他不是拂羽,可眼前的人除了性格收敛了些,哪里不是曾经的样子?眉眼,身量,就连说话的语速都与之前别无二致。

拂羽局促的坐着,似是不知该开口和人说些什么,只敢时不时用余光瞟一眼对方,兀自缓解着紧张的气氛,他不知对方为什么会来,又来做什么,如何知道自己睡在这里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没来由的局促,好像是做坏事被老师当场逮住的学生,浑身都在忐忑。

“你还记得我吗?”云依突然开口。

“嗯?”拂羽转过身,“我们......之前认识吗?”他茫然又澄澈的眼睛沾了殿里暖黄色的烛光,让云依猛地想起上一世的拂羽。

上一世的拂羽,一样的脸庞,一样的身量,第一次见着时,也是这样的无辜又欣喜,视线小心翼翼的落在人身上,不敢看又好似喜欢的紧忍不住看一般,紧紧黏在人身上,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神情相貌皆袒露于外,又被龙君宠的厉害,肆意的没边,刚开始的唯唯诺诺没多久便烟消云散,露出了藏在美好皮囊下的犀利爪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