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构的“哈姆雷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50浏览

作者:王文渊  《哈姆雷人》散场以后,深夜10点钟。

汽车时速略超八十,按理说,这正是该集中精神小心驾车的当口,可我不得不承认,刚才的戏在心头撩起了一缕缕酸楚,使思绪瞬间穿越到七年之前,那时的我同现在的王子川一样,都是怀揣理想的年轻人。

但如今,随着戏的落幕,不知有多少人会同我一起回忆,自己曾经的梦想,如今遗忘在了哪张信用卡下面……   话题回到《哈姆雷人》。

   《哈姆雷人》的舞台可用两个字概括:朴素。

所有的布景都是纸箱子一类的东西,表面用黑颜料画上点家电、门窗的特征,就这样点石成金了。 尽管用起来总令人不放心,因为演员出来进去触碰到它们时,便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但从成本、装卸、换场等各方面考虑,却是非常经济实惠的聪明办法。 舞台右前侧设置了一个小乐池,架子鼓和电吉他非常显眼,当五颜六色的灯具仅打亮这里时,王子川亲自拨弦,狂吼一段,令人顿生移步酒吧的幻觉。    集编、导、演于一身的王子川,也是“上海戏子合作社”的头儿。

因此《哈姆雷人》是彻底的“子川制造”,无论说还是唱,没有一个元素能脱离他的存在而存在。

不能否认,“个人英雄主义”式的创作有诸多好处和便利,但也容易造成失控和混乱。

看子川,前半段尚未完全进入状态,戏很松,拖沓感较强,可自从喝了摇滚这副兴奋剂,他又几乎high过头,后半段明显加速,整出戏显得张弛无度。

其他演员在没有high到相同程度,并缺乏强大控制力的情况下,他们也想做到同王子川一样的放松随意,结果适得其反。

   尽管问题不少,但观众依旧看的津津乐道、欢乐开怀,因为我们时时刻刻都同王子川及演员们进行着密切的交流。

这种风格的演出在上海可谓凤毛麟角,相较中规中矩,这么随意却个性十足的作品,发自骨子里的那种不大容易控制的激情才深富艺术的气息。

   戏中戏已经是种比较复杂的内容架构了,但王子川不嫌麻烦,搞了个“戏中戏中戏”,一口气设下三环嵌套。 最外围的是两个80后小青年的问题婚姻生活,中间是一个通过梦境形成的哈姆雷特式生活,在哈哈王国里又演出了一个以现实为基础恶搞了的生活。

我个人认为,外围的现实婚姻故事最没劲,哈哈王国的故事虽有创意但拖沓臃肿,而戏班演出的那台戏才是“子川制造”最有亮点的部分。

在如此解构之下,《哈姆雷特》终于成了喜剧,所有人都保全了性命。

哈哈王子非要以宽容过头的态度公开认可叔父篡位的事实,外围的婚姻中丈夫卖掉了《哈姆雷特》的书为妻子换回了一个LV的手机链。

当他们彼此雀跃相拥的时候,不免悲从中来。

这,真的是个喜剧吗?喜剧故事本质并非真的很喜,因为杀父娶母的巨大仇恨并没有消灭,物质与精神的碰撞并没有结束,都只是暂时敷衍的妥协。    看子川制造的《哈姆雷人》,时值两会即将落幕之际,代表和委员们从各自的立场和角度踊跃建言。 而王子川在远离首都的申城,在一个弄堂深处的小剧场里,用他的作品向观众表达了他对物质、对金钱、对爱情和对社会的想法。

所以他也是一名代表,他身后有一个被称作“80后”的庞大群体。

尽管在戏中,他经常对他身处的,由民营剧团支撑的小剧场话剧的现状致以无奈的嘲讽,但无法忽视的是,这种戏剧形式的存在,恰恰是年轻人喊出心声的必要通道,是年轻人寄存理想信念的心灵驿站。 (编辑:罗谦)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

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被解构的“哈姆雷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