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有家室老板5年恋情,他却移恋我同学 感情洁癖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12浏览

我与有家室老板5年恋情,他却移恋我同学 感情洁癖

>>我与有家室老板5年恋情,他却移恋我同学女子自述与有家室老板5年情人关系  青春热线咨询员夏芒  电话那端的一个女声说,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变得爱猜疑,易失控。

她与有家室的老板好了5年,他不离婚的理由是如果离婚他会把房子留给老婆,失去住所,没有退路。

于是,她悄悄地买了房,装了修,置办了家具,他也住进来了,但她看到的并不是自己憧憬的景象。 为什么会这样?她急切地想知道,他的退路是否能成为自己的幸福通道?  我问她,具体发生了什么让你这样爱猜疑呢?  她说,是因为昨天我看到一个单位的女人跟他发脾气拍桌子,而他听之任之。

在职场上,一个共事的女人能对另一个男人这样,不像一般关系。 可他说,我跟那个女人之间没有原则性的问题,我们不过是在讨论工作,她是有股份的董事。

他说的也许是事实,但我没法完全相信。

不相信他,是我心里潜伏已久的一个幽灵。

  这么说,他有前科?  她说,三年前他与我的一个女同学夜不归宿。

那位同学告诉我,他们聊了一宿,他对她说你就是我要找的择偶标准。 我听得心里一沉,因为同样的话,他对我也说过。

我告诉同学,你别走到我这一步与他同居好几年却没结果。

那位同学听了我的话,从此在北京消失了。   今天早晨,这个幽灵重现在我的心里。 我怀疑那位女股东跟他之间并非没有原则性问题。

我跟他吵了起来,向他河东狮吼。

他说,他老婆不会为这种事跟他吵。

听了这话,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把早饭摔了一地。 我只能接受一夜性,不能接受一夜情。

  在你看来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我问。   性质不同,她说,性到天亮就会结束,而情则绵绵不绝。   难道性里一定没有情?情里一定没有性?你的逻辑能讲得通吗?  我……她并没有反思她的逻辑,而是接着说,从春节前开始,他一直住在我的新家。 他老婆回老家过年了。

他也是家在外地,在北京上的大学,毕业后留京,自己创业,办了个小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我帮着他把公司又开了几个分店,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工作默契,共同语言多。

  他曾经对我说过:你就是我要找的择偶标准。

当时,我很感动,跟他有了第一次。 之后,我劝过他,说他只是与老婆欠沟通,所以才对我产生这种行为。

可他反复说,我们之间有更多共同的东西。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希望改变什么,不想让他离婚。

于是,他每周一天不回家,后来,他尽量找机会陪我。 他老婆知道了我们的事,但那个女人很虚伪,到我们单位来,她能表现得跟你很好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觉得他老婆特宽容,特伟大。

我可不像那个女人一样虚伪,装得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似的。   你认为他老婆的宽容是什么呢?  她没有回应这一点,而是说,认识他之前,我讨厌我现在这种角色。 我觉得我这个角色不光彩,不该让他受这么大痛苦,所以,我并不想让他离婚。

我知道他老婆是一个人在北京。 他说,如果他要跟他老婆离婚,房子是要给她的,那么他在北京就没地儿住了,没有退路。

于是,他让我去买房,给他留条退路。   所以,你去买了房,还悄悄地,为什么?  我不想以此逼他离婚。 我希望他事业发达,生活幸福。 我自己张罗着把房装修了,也买了家具。

当然,我也让他参与了一些意见,但不完全。

我怕他如果真不离婚弄得我更难堪。   但你还是对你们的关系没有把握,是吗?  是的。

现在,房买了,装修好了,他也过来住了。 可他一会儿说我的家具买得不好,一会儿说我的日用品不好用。 比方说香波,他说他习惯用他老婆给他买的牌子,沙发他喜欢皮的,而不是布艺的,等等。

他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还说他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而我觉得他身上有他老婆的影子。

接受一个离异与接受一个未婚的人是不一样的。

  我说他:如果你不改变跟你老婆在一起的生活习惯,我们之间就是三个人在生活。 他吼我:别管我!……所以,他与我同学玩的那一夜失踪又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弄得我很神经质,特别爱猜疑。 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除了最后这句话,在她冷静的叙述中,她始终显得似乎很有主意,并有着为另一个女人着想的善良,好像她并不是一个求助者,而是要找一个人充当听众,以便在自说自话中清理思路,找寻答案。   我问她,为什么不想让他离婚呢?  她说,我是觉得他跟他老婆的感情基础更好。 所以一开始我并不想让他离婚。 我跟他说过,如果他们能和好,我会离开的。

虽然离开对我是痛苦,但那是暂时的痛苦。

可每当说到这儿,他就说,他与他老婆不能和好如初了。 我知道,他对我也是有感情的。

因为我跟他吵架气得出走了几次。 有两次都是他去我家找我,把我找回来。

另外,随着我年龄的增大,亲朋好友都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 为了应付父母,我去见了好几个。 见一个,他就让我吹一个。

每见一个,我都会告诉他,他就会告诉我这人这不好,那不合适,于是,我就都吹了。 我知道,他一直在犹豫选择谁对他的事业和感情更好。   她说,我曾经暗示他,如果他真的不跟她老婆离婚,我是不会跟他过下去的。 他给我的感情都不确定。

  我说,你能看到这一点,说明你还有你的清醒。   听我说完这句话,她谈到了自己的隐私:得了卵巢囊肿,现在治疗,也许需要手术。 大夫说,手术后一个月怀孕,三个月也行,她说,我已经27岁了,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时,他却说:你是不是就想找个人生孩子?  我说你得对我负责任。 他说:你凭什么管我?我跟你没关系!我反问他:我是跟你没关系吗?他又不说话了。 我不想跟他吵,我原来也不是这样的人……你说,我怎么办才好呢?  我说,处在情爱关系中的女人,如果没有涵养,一定是这份感情没有给她安全感,你觉得呢?  你是说,要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过好每一天,不再猜疑?说完最后一句,她挂了电话,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

  这样结束了咨询,让我几天都不能释怀。

尤其她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搞拧了,我担心她会越走越远。 带着不安和疑惑,我向热线老咨询员请教了这个案例。

  线友说,实际上来话者已经表现出紧迫感了,只是她没认识到,事实上自己也参与了这种不确定关系的构建。

她对他的不要求和自己的愿望是矛盾的。

  的确,情爱关系是镜子,你定他也定;你没原则,他自然不会与你建立确定的爱的关系。 找寻退路的人,一定是狡兔三窟,让你得不到完全的他。

来话者未必不明白这一点。

她不明白的是他们之间所谓很多共同的东西,有多少是他的贪欲,有多少是她的一厢情愿。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9-06-10关注: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