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婚姻,是谁惹的祸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17浏览

无性婚姻,是谁惹的祸

 在中国已婚或同居的男女中,每个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超过了四分之一,而巨大的工作压力是婚姻性生活的头号杀手。   “刘仁和妻子玛卓很久没有做爱了。 虽然在婚前,刘仁是那样痴情地追求美女诗人玛卓,但婚后不久,他竟不怎么碰她了。 有一次,刘仁在大街上看到一个性感的女人后,便跑回家里二话不说将玛卓压在沙发上做了那久违的男女之事。

”  这一幕发生在作家北村的小说《玛卓的爱情》里,但并不完全是虚构。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的一组抽样调查数据指出:在中国已婚或同居的男女中,每个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超过了四分之一(%),而在最近的一年里连一次性生活都没有的则占%。   工作压力是性冲动的头号杀手  对于“无性婚姻”的界定,从来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说法,但大多数主流的性社会学家认为,夫妇间没有生理疾病或意外,却长达一个月以上没有默契的性生活,就是“无性婚姻”。   无性夫妇大致可分成两种,即“想做爱却不行”和“可以做却不做爱”。 前者原因比较明确,一般起因是性功能障碍;而后者,却是性的无意识回避。

它的特征是:有性欲,男女生理器官有正常反应,但却对异性接触不感兴趣。 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总有做不完的事,没时间也没心思做男女之事。

  性学家指出,这是一种明显的精神性疾病。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的年轻人到处都是,他们生存压力大,情绪焦虑,相当多的人时时面露疲态,郁闷成疾。

可以说,为了出人头地,他们没有了性的快乐  先登记,后上床;还是先上床,后登记  也有人提出,婚前同居是婚后无性的重要原因--“相爱了,同居了。 结婚了,也就阳痿了。

”  今天,婚前同居几乎比婚前不同居还要显得正常。 潘绥铭等选择了一批40岁以下、结婚在5年或5年之内的成年人作为样本调查。 总的来看,登记前上床的夫妻,性生活和性爱都要好许多。

这主要反映在:亲昵更多。

登记前有过性行为的丈夫,婚后经常拥抱妻子、吻妻子的可能性,是登记后才过性生活的丈夫的倍;他们性生活次数也要比那些没有登记前性行为的夫妻多出76%。   这个调查显示,婚前同居,只会对婚后的“性福”更有益。

  婚内损失婚外补  另有人认为,婚外一夜情是除了工作压力之外造成婚内无性的第二大杀手。 潘绥铭和他的同事们调查到的两组数据显示:  今天的中国人中,性关系趋向多伴侣化,40岁以上的男、女有过多个性伴侣者百分比别是%、%,而30~40岁的男、女中,这一比例分别上升到了%和%;  40岁以上男人中嫖过娼者占%,40岁以下的占%。

更确切地说,25~29岁的男子中,有此经历者占%。   数据是枯燥的,但这些数字反映了当今中国的婚外性状态。

而正是这些数据使我们看到一个怪状--一方面是超过1/4男女的婚内(同居)无性,另一方面则是,婚外性生活日益丰富多彩。

  不俗婚姻的最俗结局  说到近年来最著名的无性爱侣,是台湾女歌手蔡琴和知名导演杨德昌的无性婚姻。

  1984年,杨德昌因拍摄电影《青梅竹马》结识了蔡琴。 一年后,蔡琴和杨德昌喜结良缘。

无性婚姻的想法是杨德昌提出的: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于是,他们同居一室,却不同床而卧;他们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婚后,蔡琴继续为人们吟唱情歌,杨德昌则成为台湾新电影的实力干将。 他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独立时代》等佳作屡获国际大奖。

他的每部电影都融入蔡琴无怨无悔的付出。   谁知,10年后,这段不俗的婚姻有了一个最俗的结局:杨德昌向蔡琴摊牌,他有了外遇。 表面上恩爱的夫妻关系轰然倒塌。 杨德昌给他们的婚姻下的结论是:十年感情,一片空白。 也许,这个故事说明了性之于婚姻的重要。 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没有性,再美好的婚姻终不过是一片空白。

  中国男女的性比人退休得还早  一个中国男人的性生活的平均数:首次遗精是岁;首次自慰(手淫)是岁;首次过性生活是岁;到正式结婚时,男人已经平均岁了。   在婚姻中或者在超过6个月的同居中,20-64岁的中国男人可以把每月超过一次以上的性生活频率保持到平均岁。

可是到了平均岁时,男人的性频率就只能低于每月一次了。   此后,男人风风雨雨地活到平均岁的时候,性生活就基本停止了,一年连平均一次性生活都不到。

也就是说,性比人退休得还早。

  中国女人的寿命比男人长,性的活跃期却比男人短。

中国女人虽然从平均岁就出现月经初潮了,但是到了平均岁时才开始首次自慰;到平均岁时才开始首次性生活。

  再往后,一过45岁,就已经有22%的女性绝经了;个别人最晚的也没有超过56岁。 紧接着,女人操劳到平均岁,性生活就基本停止了(少于每年一次),比男人还早整整4年。

  而中国人开始性生活的时间是全世界最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