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纯P的自白书【座标贵阳】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200浏览

一枚纯P的自白书【座标贵阳】

  那一年兵荒马乱我出生了,还是那个年代温饱难周全,从此开始了我的颠沛流离百家饭的生存。 最后动荡安稳回父母身边,也为此改写我一生为纯拉的事实。

那时候的我能有一日三餐的温饱难于登天,后来被校长女儿调侃那个只比我大几个月却外表酷似哥#用最少的字讲故事#哥的女生,给我解决了衣食住行,以为我们只是好同桌好朋友维系,直到某一天有人说喜欢我,她硬是把那个男生打得哭爹喊娘。

我问为什么?!她说我是她的小朋友一辈子都是,其它人不许侵犯不然统统撩倒。

我只是模凌两可的觉得这是最最要好朋友的诠释,直到她偷亲了我,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对我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说我们是玻璃伤风败俗。 这一闹惊动了家里家外,学校停止对我们的教育于是我们休学了。 本来我们可以偷偷摸摸持续当初的美好,但因为家里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因为她说过要对我从一而终,要对我负责。 所以她开始了超乎年龄之外的谋生,最后被带进去暗无天日。 两边的家人屏蔽了我们所有的联系,并咄咄逼人让我委屈求全恨不得抓紧把我这个包袱丢掉,只让那个男人家来接个人,没有婚礼没有祝福没有嫁衣一切从简。 小时候被寄养一家又一家的日子太恐怖了怕再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我妥协了,嫁为人妇那个只见过两面的男人,本身就是纯拉怎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硬着头皮敷衍了一次夫妻之实委屈得想轻生,娘家回不去回了回外婆家长住,那个男人本来就喜欢沾花惹草也觉得我这种白送的不值钱根本就不在乎我在或不在,反正只要不要他养活。

在外婆家的日子有舅妈陪着倒也不孤单,外婆外公也会接济部分。

因为姨妈每次都来,到四个月的时候突然不来又生病,舅妈领我去看才知道有宝贝了那个时候也不懂啥叫打掉,外婆一家劝我回去找那个男人,本来想听之任之回去。

但他带了女人早就住进去,所有人都对我这个又跑回来的嗤之以鼻,我哭哭啼啼回去找外婆外公,家人看我可怜不忍心又收留我住下来,直到生的那天舅妈打电话通知那个男人家里,人家全家一百万个不愿意来并说我娇气装的,还没到时候。 我父母还在气头上加上从小在身边少感情有点欠缺也没有来,舅妈没办法给我做吃的借了点钱送去医院,到下午生了个儿,舅妈又打电话通知了那个男人全家说有香火了才紧赶慢赶的来。 那时候顺的加上我还年轻只有19岁,身体没大问题,到晚上孩子就不行了气息微弱,在那个小地方没条件又借了车去的市里抢救,这一住就是一个月花了那个男人家的好几万心疼得要命,医生觉得是我怀的时候营养不够,加上到时间生了又拖着不来医院引起。 他家人不干不依不饶的样样怪我,还说孩子是他家花几万买来的跟我无关,从医院就开始对我打骂到家也是如此,孩子住一个月的院不能进食靠医院营养液我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又没休息好,所以等孩子可以吃母乳我也没有了,但他家人带得很好奶粉都是进口的。 某天我去买菜看见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一下扑通跪在我面前,哭得梨花带雨说她对不起我把我害了,要我跟她走不要再受这种苦,等我仔细一看正是我朝思暮想的doris,怕太多人看又引起家人恐慌,就让她给我留了电话地址先行离开再约时间商议。

回到家那个男人要亲热虽然他有女人,但我只跟他有过一次还是有很多新鲜感的,我嫌脏死活不同意又被揍一顿,脑子里全是我跟doris曾经的点滴。

于是我狠下心收拾了不多的衣服离家出走准备想出去找电话跟她联系。

但是电话空号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太着急漏写号码,按地址去没找到人,我当时是真的再怕回去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又没出过远门,看到有一趟经常跑的大巴就跟着上也不知道去哪?车到终点下,那时候来的地方是凯里,人潮拥挤陌生的窒息,兜里只有doris当时给的两百多三百不到,我鼓起勇气游走看见有家招服务员便走了进去,啥也不会脏活累活还是很利索又是管吃管住很满足了,工资低一点没事后来宿舍的女孩子跟男生吵架轻生还上了新闻,我没见过实在害怕不敢呆工资没拿就走了,天很冷我很无助路也很滑外面下雪了,我冻得发抖漫无目的的恍,实在又累又饿又冷停下来休息才发现什么时候我走那么远远离了城市的喧嚣,眼前是一座寺庙想着进去拜拜求菩萨保佑我的悲伤止步,跪拜佛前细想一生悲凄泣不成声,惊动了里面住持带我到偏殿询问我一一道出,住持是位年长的师太给我讲了诸多佛家因果,我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师太看我可怜说我愿意留下来打点一切杂务可愿意?!我连忙跪拜感恩叩谢,这一呆就是两年多。

这不是故事是本人亲身经历,愿意听我再继续,你不是我不能感同身受我所有的痛,嘴下留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