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早中期青铜器上的收翼龙纹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45浏览

西周早中期青铜器上的收翼龙纹研究

选择文字大小西周早中期青铜器上的收翼龙纹研究发布日期:2015-07-01原文刊于:)上装饰一种折体龙纹,在同一主人的其他两件器,如析觥(图)、析方彝(图)上均可见(三器器形分别见图、、)。 合观这几件析器上的龙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三点:龙,无角曰龙。

”铜器纹饰中,为了表现昆虫的翼和飞禽的翅收拢,均在肩或背部凸起(图)。 折体龙纹肩部的凸起也是同样的道理,如岐山贺家村所出的乍宝用簋纹饰拓片(图),表现的是这类龙纹背部双翼的俯视图,翼尖也从躯体弯折处伸出,较之他器更加形象,与张翼的龙纹,如甘肃灵台百草坡西周墓所出潶伯卣颈部的龙纹相比,差别更是明显。 的见尊(腹部纹饰见图,器形见图)和《商周彝器通考》的见卣(图)。 李学勤和艾兰两位先生发现了藏于英国伦敦埃斯肯纳齐行的鲜簋(图)装饰有这种龙纹,并在讨论鲜簋时提到,类似的还有麦方尊(图)和辽宁省喀左县马厂沟窖藏所出的匽侯盂(图),鲜簋的龙形花冠已经和龙头部分开,是晚出的形态,故论定在穆王三十四年,析器大约是在昭穆之间。

随后,彭裕商先生列出了乍宝用簋(图)。 最新的发现则是年郑州洼刘所出的、)和)。

伯龢尊、即月尊(图)、夔龙尊(图)也是在腹部和圈足饰有收翼龙纹,但都是伪器。

《通考》又有伯龢方尊(图),容庚先生云:“《铜器集》(图五)著录,云铭有王元年伯龢父等三十五字。 案此器形制花纹与邢侯尊(《古鉴》八:卅三)略同,乃西周前期器,不当有西周后期伯龢父铭文。 疑铭文伪刻,或此器乃仿造之精者”。

此说有理,所以本文对这几件器不作讨论。

为麦方彝,肩部和圈足饰折体蛇纹,盖和腹为饕餮纹,风格与令方彝相近,但腹部未显鼓出,时代应比令方彝略早。 麦盉见于《通考》,半环钮捉手,盖器之间有提链,腹全素微鼓,浅裆部略分,四柱足较细,器形与梁山七器中的伯宪盉、洛阳马坡出的父癸臣辰先盉几近一致,时间上应相距不远。 学界公认臣辰盉在昭王前后,朱凤瀚先生定伯宪盉为西周早期晚段器,因此,将麦盉定在康昭时期是合适的。 麦尊是方体圆口,四角都有钩状的扉棱,盖沿颈部饰双龙相对的蕉叶纹,肩部是尾部垂下两羽的小鸟纹,腹部、圈足均为小龙花冠的收翼龙纹。 器形相似的可举出荣子方尊(图)、令方尊和叔逸方尊,都是方体圆口,尤以前者的风格更近,略有差别的是肩部小鸟纹尾除了下垂的两立羽外,其上还有一横羽;圈足也是顾首折体下卷尾龙纹,只是没有耸突的翼根部和小龙花冠。

王世民先生等的《西周青铜器分期断代研究》将荣子方尊列在口圆下方的Ⅰ型式,定在西周早期偏晚,同样的型式还有令方尊、盠方尊,都是昭王以后的器物了。 另外,器物组合含有尊和方彝的如令器和析器都是在昭王时,且同样饰有收翼龙纹的析器已经到了昭王末年。

所以,麦方尊最好也定在西周早期偏晚,不会太早,鉴于学界大多将麦器的尊、盉、方彝置于康王世,现从类型以及组合来综合考虑,笔者认为定在康王晚年较为妥当,当然,它们之间也有先后,不过时间差距很短。 至于麦鼎,足部做出兽足形状,非常少见,康昭时期的年出自陜西岐山县贺家村西北的,墓已被盗掘,铜器只余下这件簋。 其收翼龙纹的龙形花冠也已脱离脑部,并且无论从器形纹饰都和鲜簋一样,如扉棱、耳的兽首浮雕等,就连龙纹上唇脱落的牙形状也一致,时代肯定与之相差不远,且有理由推测鲜簋也有一个和乍宝用簋一样的盖。 原发掘者在简报中根据打破关系并参照《沣西发掘报告》,将正确地定在西周中期,认为是相当或稍晚于穆王。 《周原出土青铜器》一书将乍宝用簋定在西周早期,现在可知不足据。 属抢救性发掘,随葬品非考古专业人员取出,又无地层上的叠压关系,只能以器物类型和组合来推断。

出土的礼器有鼎件,簋、甗、罍、觚、尊、盉各件,卣件,其中两件扁体卣纹饰全同,一大一小,另一件为圆体卣,发掘者已经指出,其中一些铜器有商的遗风。

这是很对的,如鼎、簋、甗、罍、盉均是商末周初的风格。

见尊和收在《通考》的见卣,据陈梦家先生的注解,见尊又录于《菁华》,铭文为“见乍宝尊彝”,“日本住友氏所藏一卣(《菁华》、《形态学》下)与此同铭,《善斋》甗亦见所作”。 最令人称奇的是,见尊、见卣分别和洼刘的尊及扁体卣一模一样,装饰风格如出一辙,连器物大小都相差无几,以尊为例,洼刘的尊高,口径;见尊高,口径。

另外,器表勾棱的形状和数目也相同,两套尊卣时间上必定非常接近。

一尊一卣、一尊二卣的组合属于西周早期铜器群的典型特征,因此,定在西周早期非常合适。 、)带有分离的饰件,与一般龙身所附的浅浮雕棱脊有别,并不常见,流行的时间也比较短,其他的例子见于琉璃河出的伯矩鬲颈部(图)和宝鸡竹园沟圆盒颈部(图),相同之处如,均是垂首披冠带卷耳,双唇均上翻,但两件尊的龙纹身体较短,鬲、盒的龙身较长,竹园沟龙纹足部后还有横羽,故尾部所附的横羽和两件尊的一样短,不如伯矩鬲的长:总的来说大致类似。 是在成康之际,竹园沟在成康时期,两尊的时代与它们相距应不太远。 的上限应是康王时期,不能早到周初成王时。 (饭)盂”,表明匽侯盂和两件簋一样,均为食器,可称为食器组。 另一组中析器的尊、觥、方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