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不后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75浏览

第八十三章 不后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程员外虽说的客气,但显摆的意思很显然了。 林浅浅不由有些着急起来,她看看林延潮,又看看自己父亲,担心林延潮生气,当下秀眉上皱起。 哪知林延潮看了过来,对林浅浅点点头,反而示意她不要担心。

程员外当下道:“世伯,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实不相瞒,前两年浅浅的亲娘,刚刚故去了。 ”众人都是微微惊讶。 林延潮看了林浅浅一眼,见她愣住了,心想虽是襁褓之中即到林家来,但也是很难过吧。

林高著道:“有这事,若是知道一定前往祭奠。 ”程员外苦笑道:“不敢劳烦,这两年来,我没睡过一日安枕觉,别人劝我再立几房妾室,但我心底只有浅浅她娘一人,我发过誓此生绝不会迎第二个女人过府。 ”程员外这话说得众人倒对他添了几分好感。 “犬子过年,就要随大伯去两浙做盐货生意,眼下我是膝下空虚,无人在旁,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想向世伯将浅浅讨回家里,住个两三年。 ”大伯干笑着道:“程员外,你不是开玩笑的吧?”程员外苦涩地道:“我也知此事太过冒昧,但内人生前有遗愿,说她死后,就不会妨碍了浅浅,就让她回家,改姓程氏。 ”听到这里,林浅浅不由眼泪滴了出来。 林高著不动嘴,大伯出来撑场面道:“浅浅是我们林家的养媳,虽未过门,但是我林家养了她十几年。

程员外也不能一句话就要回去呢。 ”程公子哼了一声道:“本来浅浅养在你们家,我和爹爹是不该有此请求的。

但不久前我爹派人打听浅浅消息,问她过得如何,结果听闻浅浅过得是苦日子,正是你家大娘刻薄所制,每日干活不说,干不好今日挨骂,明日挨打。

”大娘急忙道:“哪里有这事?”但随即又垂下头,她确实有待浅浅不周之处。 程公子沉下脸道:“浅浅是我妹妹,说句不中听的,在我程府哪怕是个丫鬟,也不是让他白干活的,每月也有例银,吃穿住也都比在你们家强。 ”程员外当下斥道:“你这怎么说话,还有规矩吗?浅浅现在已是林家的待年媳,要打要骂也是林家的事,我们管得着吗?”众人想到这话听得怎么不是这个味啊。 林高著当下惭愧道:“程员外,之前我们家待浅浅确有不对的地方,但打骂却是从没有的,可能那人旁听来的,当不得真。 ”程员外点点头道:“我也明白,但父女连心啊,我也不是将浅浅退婚改嫁,而是将她带回府里养两三年,待到适婚之龄,再送到林家让延潮娶之,到时候绝不再收一文礼钱,这不过分吧。

”大娘在一旁冷笑道:“程员外说得好听,恐怕浅浅回去了,就回不来了吧。

”程员外正色道:“我也是作生意的人,生意人诚信为本,怎会反悔。 ”见他说得那么认真,众人都不免将信将疑。 这时程员外点了点头,程公子从袖子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

程员外道:“这是五十两银票,这钱你们先收下,浅浅我先替你们林家养两三年,待适婚之龄再嫁到林家,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程立本言而有信,上千两银子的生意,也是一句话,从不要字据的。

”说到这里程公子得意地道:“这五十两银子,恐怕这里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吧。

替你白养两年媳妇,还给钱,除了我们程家,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这时候林延潮冷笑了,这当我们蠢吗?若是真要将浅浅带回去养,又何来拿出五十两银子。 若是答允了,就上当了。 林延潮不动声色地问道:“程公子,敢问一句,你成亲了没有?”程公子道:“问这作什么,告诉你也无妨,我内子是嘉劳坊黄秀才的千金,在当今提学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人物。 ”林延潮道:“失敬,失敬,敢问程公子一句,若是黄秀才与你说,有一不情之请。

他思念女儿,要你妻子又回到娘家住个两三年可以吗?他当然还是很疼爱你这女婿的,只是思念女儿了而已,何况他还给了你五十两银子呢。

”程公子冷笑道:“五十两在我眼底算什么?”林延潮微微露出嘲讽之色,自己这位未来的妻兄,真是蠢材一个呢。

林延潮笑着道:“是啊,五十两太少了,那五百两呢?如果黄秀才出五百两,要你退婚,你答应不答应?”程公子也知失言道:“这是两件事,你扯在一起作什么?”林延潮点点头道:“看来程公子价码挺高啊,五百两还是嫌少了,那黄秀才也心疼女儿的人,他与你出五千两又如何?五千两还不行,那五万两呢?”“胡说八道,黄秀才没五万两多钱!”程公子见四周人偷笑,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程公子暗恨之余,也是心惊,不说五万两,就是五千两,自己说不准会答允了黄秀才的条件。

程公子看了林延潮一眼,心道自己太小看了这少年了。 林延潮笑了笑道:“程公子,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当然知道你与夫人的关系,是情比金坚的。 又怎么是钱财可以考量的,冒昧之处还请见谅。 ”这一番话说得众人都是点头,林延潮没有得理不饶人,而是既维护了自己的体面,又给了岳丈一家台阶下。

林高著满意地点点头道:“如何程员外,方才我孙儿的答案,你听见了吗?不要我再说一遍了吧。 ”程员外好生为难,他也知道理不在自己一方,若是林家人不肯,他也没有办法。 “爹,大哥。 ”这时候林浅浅开口了。 程员外转头浅浅,满脸慈爱地问道:“浅浅,你有什么话说?”林浅浅望向林延潮,林延潮朝她点点头。 林浅浅用手扭着衣角道:“爹,大哥,古语有云,生恩不如养恩。

女儿受林家教养十三年,受林家之恩重于程家。 女儿粗略读过书,知得知恩图报的道理。 林家对女儿有教养之恩,那么女儿虽未过门,也是林家的人,又何来回娘家一说?”程员外见林浅浅坚毅的样子,口气软了下来道:“你和你娘都是一个倔强的性子啊!你可是想好了?甘愿忍受清贫,不后悔?”林浅浅泪水滴了下来,但昂着头道:“另外女儿自是思念爹爹和娘亲,但孝义所在,绝不后悔!”听了林浅浅这话,当下林家众人都是点点头。 正说话间,外面车轱辘的声音响起,一人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拿着一封大红帖子道:“敢问河泊所的林大使在家吗?”林高著起身道:“某正是。

”那管事当下道:“我们家老爷,来给林老爷拜年。 ”“哪位老爷?”林高著问道。 但听程公子在一旁道:“这不是徐家管事吗?”那管事听了道:“请恕我眼拙,这位老爷是?”“我是绸缎庄的程公子,白露前我们还见过的。

”那管事恍然道:“原来是程公子啊,那真是太好了。

”程公子当下脸面有光地,对程员外道:“爹,是孩儿生意上结识的一个长辈,是咱们绸庄的大客户。

”听说来人来头不小,当下屋内女眷都是回避,不久两顶轿子到了门口,一名四十多余头戴东坡巾的男子下了轿子。 见了戴着东坡巾的男子,程公子脸上浮出笑容,三步并着两步上前讨好地道:“这不是徐老爷吗?昨日过府上拜会,你不在,今日见了实在太好了。

”程公子当下作揖,态度十分恭敬。 那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还了半礼笑着道:“原来是少掌柜的,幸会,怎么你也是林府上的客人吗?”林府?哪个林府。 程公子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这破屋子,也配称得上林府,那自己不是要叫紫禁城了。 这时一名穿着头戴纱帽的龙钟老者走下轿来,一旁仆人给他递上了拐杖,那戴着东坡巾的男子上前搀扶道:“爹,你小心些。

”程公子见听对方称呼,惊道:“这……这忘斋先生吗?”一旁程员外也是脸色微变,这忘斋先生他也是有耳闻啊,当初他在读书时,对方就是闽中很有名望的大儒啊,承业于马子萃,中了举人后,没有做官,而是游历两浙,湖广闽中各地授学讲课二十余年。 其门生弟子遍布天南,去年忘斋先生七十寿诞,连福建布政司都上门亲自道贺。

当下程员外上前对老者执弟子之礼道:“晚生程立本拜见忘斋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