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10浏览

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 “你不是走了吗?”钟明峨崩溃地嚎啕着,他伸手使劲儿地去打廖崇武,一边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是走了吗?做什么还要回来?回来看我这幅没出息的模样,你是不是……是不是很得意很解气?!”“明峨,”廖崇武哽咽着道,他一伸手就把钟明峨给拉进了怀里,不管不顾地道,“明峨,我比你更没出息。

”一直哭号不止的钟明峨蓦地停了下来,他伸手环着廖崇武,脸贴在男人的颈窝里,浑身兀自颤抖的厉害:“廖崇武,我后悔了,后悔了……”他是真的后悔了,虽然他不知道他到底在后悔是什么,是后悔派廖崇武来皇陵、还是一时心软输给了淑妃的眼泪,他说不清楚,他觉得自己活到现在,就没有一件不后悔的事情……不对,有一件事,他到死都不会后悔。 “明峨,我的明峨……”廖崇武一下下地拍着钟明峨的后背,待他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儿,他捧着钟明峨的脸,细心地把黏在他脸上的头发一一分开,然后他就亲上了那颤巍巍的唇……钟明峨身上月白的睡袍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腰间,廖崇武身上的铠甲也被扔在了一边,两个人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在朱红的地毯上忘情地拥吻着,只恨不能把对方拆吃入腹一般,直到廖崇武的手覆在了钟明峨的腰间……“不、不要!”钟明峨蓦地一把推开了廖崇武,他脸色惨白的渗人,他不敢看廖崇武的脸,只是蜷缩着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头,肩胛骨一下一下地抽着,再开口的声音,就又带着哭腔了,“我……我不干净了,我脏得很,脏得很……”“明峨,你看着我!”廖崇武都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一地了,他强迫着钟明峨抬起头,他看着那双慌张躲闪的泪眼,蓦地就亲了上去,没有一刻的停留,“明峨,你是最干净的,在我心里,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澄澈纯洁的人了。 ”“真……真的?”湿漉漉的眼睛不安地看着廖崇武,钟明峨将信将疑地问。

廖崇武没再说话,捧着他的脸又亲了上去,亲得更投入也更温柔,渐渐地,钟明峨蜷缩成一团的身子渐渐松开了,他颤颤巍巍地抱住了廖崇武。

……嘉盛三十三年七月十八宁古塔。

南山别院。 孔闻敏一大早上了南山别院,这时候和美芽他们一起在宅院后头的田地里头收豆子。

孔闻敏提着两捆豆子走到地头,然后又蹲下来,随着钟明巍一道捡遗落在地上的豆子,一边继续道:“爷,西北林场那边已经住了,请您和夫人放心。 ”“怎么个法儿?”钟明巍抬头看向孔闻敏,蹙着眉问,他到不是不放心孔闻敏所言,只是出于好奇,到底西北林场有好几百口子的廿年大案罪臣和遗属,实在不算是好控制。 “平西王写了亲笔信送过来,”孔闻敏凑到钟明巍面前,小声道,“昨儿才到的,那起子罪臣和遗属,瞧见了平西王的亲笔信哪里还有不乖乖听话的?虽然他们未必就真是平西王的党羽,可是到底这辈子是跟平西王扯不清了,这些年也是仗着平西王的暗中接济,他们在宁古塔才能活得安稳,若是得罪了平西王生出了什么事端,漫说是朝廷饶不了他们,便是平西王也得置他们于死地不是?”钟明巍把手里的豆子丢进了筐里,一边看向了孔闻敏:“平西王曾经统御过御林军,所以到现在御林军还听命于他吗?”孔闻敏一怔,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这、这个……”“孔侍卫,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大可以不必告诉我,”钟明巍瞧着他这幅模样,忙得摆摆手,截住了他的话头,“我现在不过是个庶人,对这些事儿,也实在不甚挂心,只求一个能平安度日,既是你刚才说了,西北林场已经住了,那我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