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十八 薛琡 敬显儁 平鉴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82浏览

列传第十八 薛琡 敬显儁 平鉴

、有道直言之士,以为长吏,监抚黎元。

自晋末以来,此风遂替。 今四方初定,务在养民。 臣请依汉氏更立四科,令三公贵臣各荐时贤,以补郡县,明立条格,防其阿党之端。

”诏下公卿议之,事亦寝。 元天穆讨邢杲也,以琡为行台尚书。

时元颢已据酂城。

天穆集文武议其所先。

议者咸以杲众甚盛,宜先经略。 琡以为邢杲聚众无名,虽强犹贼;元颢皇室昵亲,来称义举,此恐难测。

杲鼠盗狗窃,非有远志,宜先讨颢。 天穆以群情所欲,遂先讨杲。

杲降军还,颢遂入洛。

天穆谓琡曰:“不用君言,乃至于此。

”天平初,高祖引为丞相长史。

琡宿有能名,深被礼遇,军国之事,多所闻知。 琡亦推诚尽节,屡进忠谠。 高祖大举西伐,将度蒲津。 琡谏曰:“西贼连年饥馑,无可食啖,故冒死来入陕州,欲取仓粟。 今高司徒已围陕城,粟不得出。

但置兵诸道,勿与野战,比及来年麦秋,人民尽应饿死,宝炬、黑獭,自然归降。

愿王无渡河也。 ”侯景亦曰:“今者之举,兵众极大,万一不捷,卒难收敛。 不如分为二军,相继而进,前军若胜,后军合力,前军若败,后军承之。

”高祖皆不纳,遂有沙苑之败。 累迁尚书仆射,卒。

临终敕其子敛以时服,逾月便葬,不听干求赠官。

自制丧车,不加雕饰,但用麻为流苏,绳用网络而已。

明器等物并不令置。 琡久在省闼,闲明簿领,当官剖断,敏速如流。 然天性险忌,情义不笃,外似方格,内实浮动。 受纳货贿,曲法舞文,深情刻薄,多所伤害,士民畏恶之。

魏东平王元匡妾张氏淫逸放恣,琡初与奸通,后纳以为妇。 惑其谗言,逐前妻于氏,不认其子,家内怨忿,竞相告列,深为世所讥鄙。

赠青州刺史。

敬显俊,字孝英,平阳人。 少英侠有节操,交结豪杰。 为羽林监。 高祖临晋州,俊因使谒见,与语说之,乃启为别驾。 及义举,以俊为行台仓部郎中。 从攻邺,令俊督造土山。

城拔,又从平西胡。

转都官尚书,与诸将征讨,累有功。 又从高祖平寇难,破周文帝。 败侯景,平寿春,定淮南。 又略地三江口,多筑城戍。 累除兖州刺史,卒。

平鉴,字明达,燕郡蓟人。

父胜,安州刺史。

鉴少聪敏,颇有志力。 受学于徐遵明,不为章句,虽崇儒业,而有豪侠气。

孝昌末,盗贼蜂起,见天下将乱,乃之洛阳,与慕容俨骑马为友。 鉴性巧,夜则胡画,以供衣食。

谓其宗亲曰:“运有污隆,乱极则治。 并州戎马之地,尔朱王命世之雄,杖义建旗,奉辞问罪,劳忠竭力,今也其时。

”遂相率奔尔朱荣于晋阳,因陈静乱安民之策。

荣大奇之,即署参军前锋,从平巩、密,每阵先登。

除抚军、襄州刺史。 高祖起义信都,鉴自归。 高祖谓鉴曰:“日者皇纲中弛,公已早竭忠诚。 今尔朱披猖,又能去逆从善。

摇落之时,方识松筠。 ”即启授征西。 怀州刺史。

鉴奏请于州西故轵道筑城以防遏西寇,朝廷从之。 寻而西魏来攻。

是时新筑之城,粮仗未集,旧来乏水,众情大惧。 南门内有一井,随汲即竭。

鉴乃具衣冠俯井而祝,至旦有井泉涌溢,合城取之。 魏师败还,以功进位开府仪同三司。 时和士开以佞幸势倾朝列,令人求鉴爱妾刘氏,鉴即送之。 仍谓人曰:“老公失阿刘,与死何异。

要自为身作计,不得不然。 ”由是除齐州刺史。 鉴历牧八州,再临怀州,所在为吏所思,立碑颂德。

入为都官尚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