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脚妹酷似初恋女友,我年近六旬无法自拔 感受的概念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53浏览

洗脚妹酷似初恋女友,我年近六旬无法自拔 感受的概念

>>洗脚妹酷似初恋女友,我年近六旬无法自拔讲述人:田力性别:男年龄:58岁职业:教师地点:本报讲述室记者:叶军  真是活见鬼!阿芸死了三十年了,今天怎么在这个洗脚屋里又见到她?难道她当年没有死?难道这是她的女儿?难道是一个一模一样的人?难道……那天,在洗脚屋里初见那个女孩时,我一下子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你问阿芸是谁?哦,忘了告诉你,阿芸是我的初恋女友。   爱上个姑娘叫阿芸  那年因为造反,我被逐出单位,下放郧西。 那里山高水深,人美心善,我的许多苦恼和悲伤逐渐淡去。   在农村蹲了半年之后,我结识了山村姑娘阿芸。 当年她19岁,个头不高,圆脸,暴牙,大眼睛。 长得并不漂亮,却透出山里姑娘特有的秀美和清纯。

在一次群众大会上,我俩一见倾心。

  当时,我吃、住在公社,离她家大约两公里路。

她家在集镇上,所以每逢赶场或休息,我总是在她家度过的。

她的家人也都喜欢我,与我相处十分友好。

我也真想和她好,决定把我这一生交给山区人民算了。

因此,日子一久,我和阿芸越来越离不开了。 她用尽办法想让我留下然而,我还是不敢和阿芸交往过深。 大学毕业的我,功不成,业未就,理想没有实现,窝在穷山沟里,心里总有不甘。

难道就在乡里结婚生子了却一生?有时,我雄心上来,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辈岂是蓬蒿人这些诗句就跳出来。 我巴望着单位重新召唤自己,自己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每当这些念头一冒出来,我就觉得和阿芸交往越深越可怕。

  阿芸也看出了我的犹豫,对我更好,更体贴了。 她给我织毛衣,纳鞋底、做衣服,亲自动手给我做好吃的。

  那年五月的一天,我赶写一份总结,晚上就留在阿芸的房间里了。 她为我忙前忙后,一会儿倒茶,一会儿拿吃的,一会儿点蚊香,一会儿扇扇子……深夜十二点了,她细声道:大哥,天太晚了,又下雨,你今夜就不要回公社了。 我说,我知道,已跟你哥说好,完了我就去他那里搭铺。

她却说:不,就在我这里睡。 什么?我大吃一惊。

  你吃惊什么呀!我是说我到我姐那里去搭铺,她不就住在前面路口上吗?她笑了。   啊!原来是这样,我也笑了。

时间不早了,那你赶快去睡吧。

我写完就去睡。 我说。   好。

她拿起一件衣服恋恋不舍地出去了。

但去了半小时后,她又回来了,低声对我说,她姐姐下午到县里去了。

  那你就先睡吧。

我写完了还是到隔壁你哥那里去睡。 我说。

  她就脱衣上床,放下帐子睡了。   转钟一点半,我的总结才誊写完毕,明天总可以到县里交差了,我心里一阵轻松。

收拾好东西,我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拿起衣服准备离开。

我想跟阿芸说一声,叫她起来关房门。

可我的手刚伸进蚊帐,阿芸便紧紧抓住并用力一拉,热血一下子涌上头顶,我的心跳加快了。 我吻了她。

但不知因为激动,还是担心,当我想和她越线时,整个人却瘫软无力了。

我爬起来,抓起衣服像个逃兵一样逃离了阿芸的房间。   后来想起这事,阿芸当时是想把身心都交付给我的,我却没能让她如愿……我最后还是离开了她。   从那以后,阿芸就常常有意避开我。 她是怕羞,还是别的原因,总之是我伤了她的心。

十天后,我要离开蹲点半年的公社回县里。

走的那天,公社在集镇上为我饯行,许多群众,特别是青年人都来给我送行,与我道别,而阿芸却始终没有出现。 我脸上笑迎各种叮嘱和欢迎再来的话语,心里却像失落了什么。

汽车开了,我仍然回望在视线里渐渐退去的小路,我断定阿芸肯定会来送我的。

  真的!阿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镇口的道场上。

她似乎是在哭喊,手不停地向我摆动着。 我打开车窗,探出上半身,也向她挥手,泪水如断线的珠子直往下掉。   一年后,听说她嫁给一个食品公司的干部,说是吃商品粮,拿工资的。

后来才知道那人是个卖肉的,有钱无情,阿芸过得并不好。

  两年后,我终于盼到理想的结果,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调回武汉一家不错的单位工作。 次年,我收到阿芸哥哥的来信。 至今我仍然清楚记得开头的话:大哥,我们的芸妹死了。

她死于难产。

一见噩耗,我的头轰的一响,眼泪似决堤洪水涌了出来……  一转眼,阿芸过世已经三十多年了。 眼前的洗脚妹太像她了。

  今年5月,我应汉口一单位之请,从武昌赶来帮助审改一份计划任务书。

定稿后,单位领导非常高兴,便在一家大酒店请吃中餐。 吃完饭,又请我到隔壁洗脚屋做足疗。   一个小时的足疗后,我想喝水,一女子端来一杯凉水递过来,我坐起身接过水抬头一望,大吃一惊:阿芸!不禁脱口喊了一声。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站在我面前的仍然是阿芸。

我一口气喝完水:再来一杯。

那女子笑着又去端来一杯水。

真是活见鬼!这笑也分明是阿芸的笑。 我一仰脖子又一口气喝完:还要。 那女子再端来一杯,仍是一脸的笑。 我接杯在手,坐在那儿望着她。   阿芸已经过世三十多年了,今天怎么能再见阿芸呢?然而,阿芸真的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能坐一下吗?我想和你聊两句。

我对那女子说。 她点头笑一笑,低头坐在木凳上。   原来她是从鄂西山村农村来省城打工的,初中辍学,然后结婚、生女、离婚,今年三十二岁了。

因为一无文凭,二无技术,来这里交钱培训两个月就上岗做了足疗小姐,她说她不叫阿芸而叫阿蕙。 可是她那圆脸、暴牙、大眼睛和那不高的个头,与阿芸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毫无二致。 我认定她就是阿芸,就是我的初恋。

我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与阿芸交往的整个记忆被勾了起来。

我谈了自己和阿芸初恋的悲剧,她十分同情,说这是命里注定的,没有缘分就没有结果。 分别时,我要了她的手机号。

  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交往越来越深。

她甚至说她愿意不顾年龄同我结婚。

可是,我不能。   三十多年过去,我已拥有令人尊敬的职业,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也成了家。 我放不下家庭,丢不下孩子,更放不下自己的身份和一生的清白。

如果我抛妻弃子和一个洗脚妹结婚,几个人能理解?我受不了各种舆论和亲朋的眼光。   我跟阿蕙说,自己愿与她交往,把她作为女儿,或朋友,甚至情人都可以,但是绝不愿走到结婚的一步。 这可能又是一个悲剧吧,就像三十多年前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对阿芸的这份恋情何时才能了结,也许只有等自己闭眼吧。   (听完他的故事,我有些不舒服。 也许我们这一代人难以理解那个年代的人和事。 或者是,即使理解,也无法接受。

  我说,您在阿蕙身上找到了初恋的感觉,但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她已经离过一次婚,在感情上受过伤,如果您不能给她一个家,又何必与她交往,让她有所指望呢?我理解你对阿芸的愧疚之心,但是这不应该成为你一厢情愿地对待阿蕙的理由。 有些悲剧是时代造成的,但有些悲剧却是人为的,毕竟时代已经不同了。 如果说你和阿芸的故事已是一大悲剧,请您别再把阿蕙变成另一个悲剧主角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9-06-11关注: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