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回 和尚上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当代文学 146浏览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回 和尚上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果然,林瑶仙柳眉倒竖,沉声喝道:“够了,屈彩凤,我们峨眉派跟你巫山派,早就仇深似海,不死不休,以前要不是为了先对付魔教,再加上给李沧行一个面子,给锦衣卫一个面子,早就会对你们下手了,这回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正是我为先师晓风师太报仇的日子!”屈彩凤冷笑道:“林瑶仙,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虽然今天伤我总舵兄弟的头号仇人是楚天舒,但在老娘向楚老狗报仇之前,并不介意拿你的血,先祭奠一下我的新兵刃!”正当二女摆开了架式,在争勇斗狠的时候,一声佛号高宣:“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想不到楚帮主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开了这么多的杀戒,实在是罪过啊,罪过。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稍稍地缓和了一些,除了相距十余丈的林瑶仙和屈彩凤二女,仍然是狠狠地瞪着对方,作好了出手的准备,其他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话语的来向之处,只见智嗔和尚,一身杏黄僧袍,外披大红袈裟,手里串着一串佛珠,健步如飞。 智嗔禅师身后跟着的,是二百多名少林弟子,或持刀,或持棍,全是太阳穴高高鼓起,内外兼修的高手,而在他们的身边,则是几百名黑龙会的弟子,在钱广来和欧阳可的带领下,与这些少林僧人几乎分别从山道的两侧而上,互相之间也是兵刃出鞘,摆开了十足戒备的架势,看起来他们就是这样互相防范着上的山,也难怪来的这么晚。

钱广来一看到铁震天和不忧和尚的样子,还有满地的巫山派弟子的尸体,心中已经了然,他的脸上两堆肥肉跳了跳,快步走到了李沧行的身边,低声道:“沧行。 现在怎么办?”李沧行咬了咬牙,低声道:“情况很不妙,徐林宗重新控制了武当,小师妹形同人质。 林瑶仙对我有误会,现在也是处处与我作对,更不用说洞庭帮和华山派了,现在连英雄门都跟在他们后面,想要对付我。

看起来这回他们是策划良久,就是想一举灭掉巫山派和我们黑龙会,夺取东南的贸易渠道。 ”钱广来点了点头:“老铁和和尚是怎么折的?我们本来作了周密的安排,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李沧行看了一眼在对面沉默不语的陆炳,冷笑一声,低声道:“有陆炳在,我们的所有计划只怕都不再隐密了,他刚才几次三番地要我不要插手这次的事情,和林瑶仙的意图是一样,就是要我交出彩凤。

以换取黑龙会的安全。

”屈彩凤听到这里,也低声道:“沧行,这回贼人们是有备而来,现在我们的情况很不妙,你不要再强行为我出头,先站在一边,我自会想办法突围。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彩凤,只要我退一步,那黑龙会就不攻自破了。

我要是连你都保护不了,还要靠出卖你来换取自身的安全,那还会有哪个英雄好汉看得起我李沧行?他们不用动一刀一枪,黑龙会的兄弟们也会走个干净。

胖子。

你说是不是?”钱广来居然笑了起来:“沧行,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不过你说的倒是正理,咱们江湖上的汉子,首要的就是个义字,这点做不到。 啥也别谈了。 屈姑娘,这是对头们想要分化我们的圈套,千万不能上当。 ”屈彩凤点了点头,秀目终于从林瑶仙的身上挪了开来,仍然是恨恨地说道:“想不到林瑶仙竟然是这样的人,关键的时候只想着私仇,这样诬蔑沧行,沧行,现在除了陆炳外,几乎尽是敌人,咱们也别多说了,就跟他们拼了吧!”李沧行微微一笑,自信地摇了摇头:“还没到那一步,我看少林是不会这么容易把领导权让给楚天舒的,好戏就要上演了。 ”智嗔大师带着一众少林弟子,径直走向了楚天舒,他并没有象武当和峨眉派那样,主动地找到一块侧面的空地,而是直接冲着楚天舒而去,这个小小的举动马上就暴露出了智嗔,或者说少林的真实想法,那就是绝不会屈于楚天舒之下,受其号令。 楚天舒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拱手道:“智嗔大师,我正要派人去请贵派前来呢,多亏了大师的机智,把黑龙会的余党也带上了山,也省得我们到处去找他们了。

”智嗔大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是喜是忧,带着血腥味道的山风吹指着他的黑色长须,他淡淡地说道:“楚帮主,朝廷和皇上给我们的命令是捉拿贼首屈彩凤,没说要这样赶尽杀绝,再说这里有不少人显然是普通的百姓,并非巫山派的强盗土匪,这样无差别地杀戮,有失正道行为吧。 ”楚天舒的眼中杀气一闪,冷冷地说道:“大师所言,本座并不完全认同,巫山派在这里是他们最后的据点,留守此处的,无一不是巨寇盗匪,死性不改,一听说屈彩凤这个贼首重出江湖,马上就聚集到了这里,而那些无知的村民,为了贪图钱财,也跟这些人同流合污,可以说是死有余辜,此次皇上和徐大人他们说得清楚,屈彩凤最大的罪是私藏太祖锦囊,意图谋反,此事不能外泄,引起野心家的关注,所以为了保密,将这些上了贼船的人给清理掉,也是不得已的事。

”智真的黑须无风自飘,高宣了一声佛号:“楚帮主,我们正道人士,应该替天行道,惩恶扬善,扶助弱小,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杀一气,那跟魔教邪道又有什么区别呢?再说了,现在的巫山派已灭,只剩下屈彩凤一人,拿下她就可以了,没必要和黑龙会继续结仇下去。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持枪而立的赫连霸,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还有,楚帮主,你什么时候跟英雄门又成了朋友呢?贫僧今天上得山来,看到以前的盟友黑龙会成了敌人,而不共戴天的死敌英雄门成了你的朋友,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呢。 ”。